虽然复能目前不厉害,但如果究极异人被抓了去,天天被逼着创造这,创造那,让复能一一拷贝,加上别的异人展示给复能复制的能力,复能的提升会变得十分恐怖。

   为防止对方把复能养成boss,李善仙用究极异人当饵钓大鱼。

   可对方不傻,他能知道对方情况,对方岂会完全无知。

   张天流漫不经心的拖张椅子坐下,掏出烟道:“谁告诉你,保护人必须贴身了?”

   张天流漫不经心的话让涂小高感觉到一股压力!

   大有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厌恶感。

   “你不近身会给对方机会近身,那个时候你来得及?”

   “来得及。”

   涂小高无语。

   他不知道张天流哪来的自信。

   “总之我怎么做你别管,你如果觉得不妥,就让他们近身保护,但丑话说在前头,死了别怨我。”

   涂小高一脸失望道:“我原以为你是不错的人,没想到你一点不负责。”

   广州短发少女百变服饰潮流前线风格写真图片

   “呵。”张天流点燃烟笑道:“生气啦?”

   “如果任务失败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涂小高质问道。

   张天流笑着喷了一口烟,没心没肺道:“轻则死人,再严重,大不了世界毁灭。”

   “你……”涂小高气得无语。

   张天流翘起腿,自得道:“既然你觉得重要,那你去呗,反正剧本你呃滚瓜烂熟了。”

   “这……”

   涂小高这一下是真的懵逼了!

   张天流的思维跳跃太快,他根本就跟不上啊。

   “我做不到,而且我实力……”

   “哈?”张天流嗤笑一声,摇头冲涂小高失望道:“原来你只会叫,不会咬啊。”

   “你才……”涂小高再度语塞。

   “你很有自知之明,但有用吗?明知有危险,却因为怕死……”

   “我不怕死!”涂小高憋红脸道。

   “不怕死你上啊,死皮赖脸很难吗?你要怕演技,你别让她看到你的脸啊,你跪着,爬着,低着头,抱着她的腿怒声告白,很难吗?”

   “我……你……那你怎么不去?”

   张天流哈哈笑道:“我要脸啊。”

   “我就不要……我……哼,大不了一死!”

   话虽如此,当涂小高站在食堂门口时,无论如何都无法再迈进一步!

   视野中,一个正在用餐的妙龄女子牢牢钩住涂小高的目光,这一刻他只觉得心脏好像战鼓,咚咚咚的震响。

   “咦,我这是怎么了?不就是过去搭讪嘛,而且并非是我内心所愿,明明只是任务,任务而已,我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涂小高没有想过踏出这一步会如此艰难。

   现在他有一种强烈回头,跑回寝室的冲动。

   涂小高不知呆愣了多久,恍惚间,女子已经用完餐,跟着两个闺蜜有说有笑的向他走来。

   这一刻,涂小高只觉得浑身都僵硬了,鞋子里的脚指不受控制的紧握,仿佛要扣穿鞋底,扣进地板,不如从,他似乎就无法站稳!

   “呵呵,你看这傻子!”

   一名闺蜜瞧见涂小高异样,忍不住出声嘲笑。

   谢云裳也注意到了涂小高,发现涂小高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不由俏脸一红,略微低头,逃也似的疾步冲过食堂门槛,惹的后面两名闺蜜哈哈大笑。

   却有一名闺蜜与涂小高擦肩而过时,低声道:“怎么会是你?”

   “我……”

   “别跟我说话。”闺蜜警告一声,乐呵呵的追向谢云裳。

   涂小高呆愣当场。

   完了!

   什么都完了!

   任务还没开始就失败了!

   这可是自己走出研究院的第一件任务!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看书领现金红包!

   “成功了。”突然,坏笑的声音在涂小高耳旁响起,紧接着一只胳膊搭在涂小高肩上。

   涂小高不用看就知道,张老板来了!

   “都是你害的,现在你快去,不然明白……”

   “关我屁事。”张天流拐着涂小高脖子,把他拉进食堂,边走边道:“现在是你的事,毕竟傻子都能看出来,你对人家妹子一见钟情了。”

   “我……”

   “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这么浅显的道理你都不懂。”

   张天流放开涂小高,排到领餐队伍后,轻描淡写道:“喜欢一个人就要想办法去追,别临到毕业才后悔。”

   排在张天流前面的一位老哥回头,看着两人笑道:“喂哥们,谁喜欢谁啊?”

   “他,看上了刚刚走出去的妹子,校服上围了白织围巾的。”

   “白织围巾,难道是谢云裳!”

   “谢云裳?”张天流一听乐道:“叫什么不好叫这名字,幸好她不姓关,不然咱该叫声二爷了。”

   对方也笑道:“不是长方形的长,是云想衣裳的裳。”

   张天流更乐了:“怎么一说,这名字反而没味道了,我觉得以后叫她谢二爷毕竟有味道。”

   对方一听,忍不住缩缩脖子,慌张道:“天啊哥们,这话你可别乱说啊,小心被云裳护卫队给灭了!我可不是危言耸听啊,她可是我们东修校花,还是资质绝顶的天之骄女,连很多老师都护着她,不想被开小灶最好别拿她开涮。”

   这名学生的好心提醒明显晚了,排在他前面的另一个同学已经回过头,冷冷的看着张天流道:“同学,你叫什么?”

   “我呀,我叫雾里看花,花不清。”

   “花不清?可真怪……”

   同学乙冷笑一声,正待继续讽刺,边听张天流笑道:“很多人这么说,还说我老眼昏花,于是有了外号昏花眼。”

   面对张天流的自黑,同学乙一时间竟想不到什么话去讽刺他了。

   同学甲劝道:“哥们,我不知道你什么来历,但关于谢云裳同学的事你最好别调侃,另外告诉你的哥们,只可远观!”

   张天流回身拍拍涂小高肩膀道:“听到了,只可远观,不能胡乱亵玩,除非正儿八经的玩。”

   “玩……”同学甲一惊。

   同学乙怒道:“你说什么!”

   张天流转身道:“如实道也!怎地?”

   “好啊!老子算是开眼了,真遇到了不怕死的,你行!”同学乙掏出电话就拨打了出去。

   同学甲摇头晃脑一阵,很识趣的默默退走了。

   边上听到这番话的人,也纷纷撤退。

   这倒是便宜了张天流,不能排太久就能吃饭了。

   可惜,不一会儿,一群人从食堂外冲进来,为首的小帅锅开口就咆哮道:“谁说要玩云裳的?”

   同学乙刚跳出来,还没开口,张天流回头就道:“别这样说,以后麻烦你加个谢字,不然人家会误以为我把关二爷怎么地。”

   “好啊,原来是你小子!”小帅锅怒气腾腾的领着一伙人走过来。

   张天流忙吧畏畏缩缩的涂小高拉到前面,指着他道:“不是我,是我家少爷!”

   “是你小子!”小帅锅怒瞪涂小高。

   涂小高都懵了。

   什么跟什么啊?

   平白无故的,自己怎么就成了扬言要玩谢云裳的人渣了?

   偏偏这个时候,张天流还幸灾乐祸的低声道:“别怕,计划很成功。”

   xiazaitxt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