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里克总体是暂不关心自己的族人们是怎样和那些客商交易的,直到时间到了春分大祭之后,深处祭祀现场的他,听到了族人们在抱怨一些事情。

   什么?五张松鼠皮才能换到四个银币?

   什么?一整张非常细腻的海豹皮也才两个银币?

   什么?名贵的雪貂皮也降价到了五个银币?

   留里克更是听说了一件事,古尔德家族就是整个部族里最大的毛皮收购商。这就不禁让留里克多想,那个家伙已经拉走了一批肥皂,放到了他自己的仓库,同时那家伙也在大量低价收购皮货。

   固然趁着低价疯狂囤货是资本的正常市场反应,事情发生在古尔德身上,留里克实在不爽。

   偏偏出现这种情况,自己的老爹还是和伙计们商量别的事情,据说他们在商讨如何继续报复哥特兰人,之后还要聚众喝一点燃烧的烈酒,就好似把烈火吞进肚子展现硬汉风采。

   最近这几天,奥托最懊恼的是自己的失误,燃烧的烈酒烧掉了自己的一点胡须,似乎因此损失了一点威严。但该喝的烈酒是少不了的。

   老爹沉溺于烈酒的超常刺激中,他最关心的还是打劫与征服。

   留里克知道,越是这样的时刻,自己越要肩负起首领的责任,他甚至觉得此乃老爹奥托有意为之,为的就是让自己继续历练。

   历练?好啊!

   那就办点正事吧!要把一个已经是实际意义上城邦国家化的罗斯部族,必须拥有的一项权利给确定下来——商业税必须收取了。

   纯美动人的越南传统少女

   儒略历的四月就在人们的期盼中平静的到来。

   平静是表面的,就像开始涨水的溪流,很多蓬勃的事情都在悄无声息中渐变。

   今年确实比去年的情况糟糕一些,四月一日,海湾的浮冰仍没有消融的状况,甚至是进入广阔海洋里凿冰诱捕海豹的猎人,他们传来的消息依旧恶劣。相比于之前的时光,海冰的确是变薄了些,只是厚度从一米缩减到半米,情况依旧是恶劣的。

   恼人的冬季似乎被某种神秘力量延长,罗斯人乃至所有客居的商人,他们需要罗斯的祭司占卜出一个答案。

   如此窘况,在大祭司维利亚的记忆力并不罕见。

   她依稀记得,有几年冬季,海冰直到五月份才溶解到勉强可供船只航行。

   甚至还有的年头,时间都快到夏至大祭了,山丘背阴处仍有一些积压的冰块存在。

   恐怕这一切都不是“神的愤怒”,毕竟也有些年月明显是温暖的冬季,海洋在三月份就解冻到足够航行。

   曾经的岁月,海水何时解冻对罗斯人的生活都没有多么明显的影响。提前解冻,罗斯人没有暴富,滞后解冻,罗斯人的生活依旧普通。

   也许今年人们的骚动,都是在于商人们已经囤积了大量的货物,他们对于贸易有了空前的渴求,奈何冰雪依旧坚硬,气候依旧寒冷。

   商人们最想得到一个好的启示。

   奥托和他的伙计们,乃至一大票罗斯人,也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当冰雪消融后,罗斯人的庞大船队会带着各自的目的,或是贸易、或是建设,或者干脆就是战争,奔向四面八方。倘若启航被迫延迟到五月份,很多事都会被打乱计划。

   其实呢?公元830年开年的气候确实是寒冷的,尤其是罗斯堡所在的波的尼亚湾深处。

   结束“北狩”的罗斯人大军横跨冰封之海,他们见到的怪异扭曲的冰山,它的出现本身就是极度罕见的。它通常会被海冰的应力挤压成五六米的狭长褶皱,今年的情况更为突出。

   不仅是罗斯堡的地界,整个北欧的气候都更显寒冷,以至于整个波罗的海都被冰封!

   如果说这份冰封对于丹麦人有一些好处,那便是他们可以徒步经过冰封丹麦海峡,用一双脚走到奥斯陆!他们居然在冬季进行了货物交换,在以往的岁月,这种事是极度罕见的。

   小商人们陷入焦急,他们不知道的是,南方的梅拉伦湖如今也是一片冰封景象。冰湖之上大量捕鱼人在游走,或者拉着雪橇沿着冰封河道走入耶尔马伦部族的领地,并与突然移民过来的格兰人,以毛皮、亚麻交换一些格兰人制造的铁器。

   不错,逃亡到现今埃斯基尔斯蒂纳的格兰人,他们为了艰难求生,通过冶炼当地的铁矿石,就以贩卖铁制品换取各种食物度过冬季。

   但那些梅拉伦集市街头无人领走的可怜乞儿,大部分就冻死在这个寒冬中。如此一来,最终被留里克收编的那一票乞儿,他们无疑是非常幸运的。

   梅拉伦部族永远有着大量穷人,如此严寒有使得一些家庭家破人亡,侥幸活下来的孩子也要面对孤独,乃至饥饿和严寒。梅拉伦首领并无精力和意识去管理他治下的孤儿们,富裕者普遍也视孤儿为害虫,是要避而远之的。

   每一天,梅拉伦巡街的首领佣兵,都要收敛一些死亡的乞丐,将冻僵的尸体扔到柴堆统一烧成灰烬。

   新的乞丐依旧在出现,新的死亡也接踵而至。

   梅拉伦部族,乃至其他的联盟部族,因为这个寒冬,他们的族人数量有着明显的减少。梅拉伦部族已经损失了多达四百人,死者多是孩子和上年纪者,体力强健者基本平安,部族当前的实力并未明显受损。

   就是令梅拉伦首领奥列金担心的是,这冰雪还不消融,播种季节岂不是耽搁了?最关键的贸易集结的耽搁,岂不是更为致命?!

   梅拉伦人在举行盛大仪式,祈求神的恩赐,让冰雪消融,一切恢复常态。

   罗斯人这里也在做着完全一样的事!

   虽然是极度的舍不得,留里克不得不贡献出多达五头驯鹿用作牺牲。他身为“被奥丁祝福的人”,更是被寄予厚望。大家相信这个孩子能直接与神对话,他便能以罗斯首领的身份,向神索要一个答案——冰雪何时融化。

   如果可以,留里克应该请求奥丁的宽容,最好在祭祀的第二天,就让冰封之海变成万里破涛。

   祭祀在万民企盼中开始,也在万民感叹中结束。

   留里克不得不听从大祭司维利亚的建议,他斩杀了鹿,以鹿血涂抹自己的脸,然后躺在祭坛中铺展的鹿皮中闭上双眼。维利亚随即指示戴着鹿角盔的露米娅宣布,留里克的灵魂这时已经亲自去了瓦尔哈拉,去亲自面神了。

   人们瞪大双眼等待一个结果。其实呢?留里克是假寐,他能感觉到鸦雀无声的盛大祭祀现场是何等肃穆,心里也想好了对策。

   一切都是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剧本来,留里克在一阵故意的抽搐中,被露米娅宣布“他的灵魂已经回来了”。

   留里克故意沉着脸,宣布冰雪将在五月份融化。

   谁能不感叹这个有些糟糕的消息?

   留里克面对人群的聒噪与不满,他的心思丝毫不乱,这便继续宣布:“也许这不是我们渴望的答案。奥丁就是这样的态度,作为凡人,你们无权和神去讲条件,哪怕是我也不行!五月份,就是五月份!这是神对我们的考验,如果我们罗斯人不能战胜这个小小的困难,也就不会有更大的发展。”

   难道五月份冰雪就必然融化?

   管它呢!如若那时候的情况依旧糟糕,届时再来一出祭祀大戏得了。

   就在祭祀现场,腆着大肚子的古尔德,领着整个家族的全部成员成为关键的看客。

   不同于大部分民众的深信不疑,古尔德从一开始就明白此举必是留里克和祭司们商量的把戏。首先,古尔德相信留里克的确得到了神的恩惠,但让他相信奥丁处处眷顾这孩子,那就太扯了。奥丁是传说中的大神!又不是留里克的保姆。

   古尔德非常的务实,他由于见多识广,有人说一个人死了会成为英灵,有人说灵魂回归灵魂之海,有的说是尘封在漆黑的冥界。他还听自己的布里吞女人说,坏人死了就会在满是火焰的世界备受煎熬,好人死了则会去一个美妙的地方永远生活。

   各色人有各色人的说法,既然死亡终是不可避免的,享受现世生活何乐不为?

   他觉得自己已经在今年囤积了巨量的货物,尤其是自己经营的最传统的毛皮贸易,今年有了爆发性的长足发展。他看到了寒冰封冻的商人们的**,不仅是商人们,大量的买主也在期盼着带着巨量货物的商人船队抵达。

   故而古尔德并不着急,甚至于更长的封冻期,他就有更多的时间为后续的贸易季做准备。

   但他有些意想不到的是,祭祀活动不久,留里克居然亲自走进自己的宅子里。

   冰封依旧,微风倒是让人感受一点温柔之感。

   儒略历四月五日下午,留里克身边仅有耶夫洛陪同,两人踏足古尔德的宅邸。

   本已睡午觉的古尔德,不得不立马爬起来,会见自己的老朋友。

   就在古尔德差人建筑的拥有实木地板的通体敦实的木头会客厅,他火速摆下小小的宴席。

   古尔德想当然的认为留里克突然造访,必是商量新的贸易计划。

   不过,见得留里克这孩子居然对桌案上的极度甜腻的梅子果干都不感兴趣,而是一直摆着一副有些冷酷的平静脸庞,着实让人有点担心。

   古尔德心里喃喃,到底是经历过真正战争的人,曾经有些天真的孩子,是否已经变了?

   “留里克,你是一只吉祥的鸟儿,今日又飞到了我的家里,给我带来好消息?”

   古尔德红润的脸庞写满了谄媚,他对待重要的贸易伙伴总是这个样子。

   留里克依旧摆着平静的脸,他甚至没有任何的客套,也不管桌案上的小食与葡萄酒,开口就直奔主题。

   “古尔德,这一次我是代表首领,向你宣布一项非常关键的命令!”

   “啊?!”古尔德大吃一惊,他端着纯金酒杯的手也为之颤抖。

   “你在害怕吗?”

   “不!”古尔德矢口否认,“我已经是罗斯人了,首领交待的事我当然要做好。”

   听得,留里克猛地振作起来,平静嘴角也稍稍撇出一丝微笑:“你是这样的态度?真是太好了。”

   “那么,我能为你做什么?”古尔德恭维说。

   “我要钱。”

   “是新的贸易?好啊!我手里还有大量财富。”

   “你曲解了我的意思。”说着,留里克的小手有节奏的敲打木头矮桌子,他缓缓说:“这是首领的命令!首领已经决定了!从今年开始收税。”

   税,就是tax。自从公元829年,留里克在罗斯部族提出tax这个概念,大部分人对此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古尔德也不例外。

   “收税?嗯?我是个商人,并没有和你签订在农业上的契约,即便如此,也要收税吗?”

   也许换个人就能被古尔德的这番质问给问住了。

   公平的说,古尔德的话丝毫没错。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所谓的税,一开始就是指的基层的个体向群体组织者提供的农业性质的“贡品”,它的出现非常符合一个群体的自然发展。

   那些移居新罗斯堡的族人,他们和首领家族签订了一份契约,即得到首领提供的优质农具开垦土地,得到首领提供的种粮与大量口粮,作为代价,以后每一年的收获都要拿出一小部分交还给首领。

   族人们普遍对税收,对tax这个词汇就是这样的理解。

   他们当然是对这个概念了解的太肤浅了。

   留里克直言说:“你我确实没有农业上的契约,我们明明是商业上的契约关系。有了契约,你就要交税。”

   “啊?可是,你我的契约上……”

   “听我说!”留里克伸着小脑袋提高声音:“听着,你我的契约只是两个人的契约。实际上,你作为商人与我们罗斯部族还有一份契约。”

   “那是什么。”

   “你还不明白吗?大量商人在罗斯堡做生意,进口我们的货物运输到外地销售,从中谋取很大的利益。数以千计的商人年年都来,他们可以在罗斯堡平平安安做生意,不用担心有盗匪袭击他们的财富,即便是有,我们罗斯人也会以极刑惩罚盗匪。部族为商人们提供了安全保障,提供了和平的经商环境。但这份平静不是天生的,我的部族的付出需要得到报酬。”

   古尔德瞬间反应过来:“所以你让我交税,就是支付这一笔特殊的代价?”

   “没错,你不愧是大商人。”留里克觉得事情已经办妥,态度变得非常和善。

   这时古尔德可是犯了难,他稍稍摇头:“虽然和梅拉伦人的解释有所不同。留里克,你有点变坏了,有点像是梅拉伦人办事了。”

   “哦?我变了?我还是这样的秉性。”

   “不!你比梅拉伦人给了更合理一些的理由。即便如此,也请你听听我的意见。”古尔德大胆的说。

   “是吗?你说吧。”

   留里克不觉得古尔德还能说出什么理论,他已经做好与之辩论的心理准备。

   留里克已经决定亲自去“发明”商业税,并在今年开始征收。他不奢望所有的商人会配合,甚至悲观的认为大量商人其实是不配合的,毕竟谁会把自己的钱心甘情愿吐出来一部分呢?

   如果遇到一些麻烦,那就用一点强权力量去解决。终究自己会取得成功,以后这个商业税也要年年收取。

   当然,如果商人们普遍配合,也就犯不着自己动粗。

   所以,留里克觉得自己必须首先搞定最富有的商人古尔德,只要古尔德家族是支持的,其他商人一看风向是这样,想必也会纷纷认同。

   但古尔德的说辞有些出人意料。

   留里克一开始是想到了商人们是高度利己的,为的就是获得更高利润,不曾想他们利己态度已经到了这般田地。不过,这似乎又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fpzw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