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帅他当然知道,是除了沈舒瑶以外的沪城电影学院另外一个大名人,常被人称作是跟沈舒瑶天生一对。

   沈舒瑶出名是因为长得好看,向帅在沪城电影学院名气大,这纯粹是因为他家里有钱。

   资产几百亿的向家集团继承人,这个名头足以让无数人去讨好。

   林泽见过向帅几次,对他的印象一般,也没想过他竟然会真的因为嫉妒自己和沈舒瑶在一起,就选择对自己下手。

   “也罢,那就在敌人的名单里再加入一个向家集团吧。”林泽自言自语。

   他不喜欢跟人结仇,但对方都主动欺凌到他头上来了,他也不会老老实实的服软,必须要跟对方一点回敬才可以。

   向家集团很大,比之最辉煌时期的远东商贸集团也不遑多让,是赵祖华创立的赵家集团没办法相比的,增加一个这样的敌人是一件很困扰的事。

   不过,虱子多了不怕痒,他并不在乎敌人多出一个,到时候有的是办法对付。

   一顿饭很快吃完,林泽将沈舒瑶送回学校。

   “你不会真的打算报复向帅吧,我听人说他家里很有钱,你跟他起冲突肯定会吃亏。”沈舒瑶犹豫了一下说道。

   “我知道他家有钱。”林泽点了点头,接着道:“但今天的事情你亲眼见到了,不是我要跟他作对,是他主动来找我的麻烦,我不回敬一下他岂不是会让他瞧不起。”

   沈舒瑶嗯了一声,也知道今天的事情的确是向帅有错在先,千不该万不该找人来动手,林泽会气愤而想要报复也是理所应当。

   大眼气质的学生制服

   只是她心里还有些许自责,明白向帅之所以对林泽产生敌意并找人动手,纯粹是因为她才引起的。

   自从上高中以后,容貌就给她本人带来了许多困扰,有时候她甚至更希望自己长得再普通一点。

   “对不起。”沈舒瑶小声说道。

   “跟我道歉做什么,有魅力又不是你的错,谁做的事就由谁负责。”林泽回道。

   将沈舒瑶送到校门口,林泽便让那两名女保镖先保护着她回宿舍。

   他本人则假装离开学校回公司,实际上却只是带着秦书豪四人在沪城电影学院周围转悠被人莫名其妙打了一顿,要他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既然向帅可以找人打他,那他自然也可以用同样的手段报复回去,以恶制恶才是让对方忌惮自己的最好手段。

   所以,他打算等着向帅回学校。

   “你们几个人先去学校停车场,看到他的车到学校了再给我打电话,记住在我到之前一定要拦住他,别让他溜掉。”林泽对秦书豪四人吩咐道。

   此时的他,倒也有了几分纨绔子弟该有的样子,但比起以前的那位林泽也仍旧是远远不如。

   倘若是以前那位林泽莫名其妙被人打了一顿,一定会想尽办法第一时间找上门去报复,而且是以远超对方十倍的最残忍手段。

   全身无比酸痛,林泽自顾自的坐在了车里,准备好好休息一番。

   脸没被打得鼻青脸肿是好事,但身上的痛也是实打实的,别说是剧烈运动,就是走几步路都能龇牙咧嘴。

   大约两个小时后,林泽被跑车的轰鸣声惊醒,片刻后秦书豪打来了电话,告诉他向帅以及回学校了,正在停车场那边被他们四个人拦着。

   “我马上过来。”林泽说话便立即下车,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学校停车场。

   到了地方,果不其然看到了被秦书豪四人拦住的向帅,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两个怒气冲冲的保镖。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敢找我的麻烦,谁给你们的胆子?”向帅冷冷说道。

   “你是谁关我们什么事,这句话你已经说了好几次了。”秦书豪慢吞吞回道。

   他是林泽花大价钱请来的,自然只听林泽的话,向帅是什么身份他一点也不关心。

   秦书豪的回答让向帅毫无脾气,像他这样的富家大少爷,最怕遇到的就是这种油盐不进的人。

   普通人忌惮他的身份,可以随便几句话就吓得对方赔礼道歉,遇到完全不在乎他身份的人则完全没辙。

   最近这段时间,他在学校经常见到秦书豪几人,却并没有太过在意。

   “是有人花了钱请你来对付我吧,你把他的身份告诉我,我可以给你双倍价钱。”向帅不死心,又说道。

   秦书豪四人不说话,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根本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动心。

   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不用问了,他们是我的人。”闻言,向帅回过头,看到了缓缓走来的林泽。

   刚才还一脸高傲的向帅,在见到林泽的一瞬间就开始心虚起来。

   以前还在浙省的时候,他就有听到过林泽的大名,知道他是沪城市鼎鼎有名的公子哥,是沪城四大恶少之一,在整个富二代圈子里都恶名远播。

   作为跟远东商贸集团规模不相上下的向家集团继承人,他对林泽感到很不服气,一直都想有机会能到沪城来会一会对方,压一压这位沪城四大恶少的恶名,哪曾想到了沪城好几年也没能见到林泽一面。

   后来远东商贸集团破产,他就更加没有相见林泽的打算了,若非有沈舒瑶在的话,只怕他和林泽一辈子都不会有任何交集。

   “你想干什么?”强忍着心虚,向帅质问道。

   “不干什么,以恶制恶而已,你自己做过的事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林泽呵呵一下说道。

   向帅身后有两名保镖,自己则带着秦书豪四人完全不会虚,教训对方一顿再离开才能让他心情舒坦。

   “记得又怎么样,我不过是给你一个小小的警告而已,让你知道有些东西不是你有资格染指的。”向帅不愿低头,回道。

   “你记得就好,你怎么找人对付我的,我就怎么找人对付你,也顺便警告你一句我林泽就算家里破产了,也不是随便来几个阿猫阿狗就能欺负的。”林泽冷声说道。

   说完,他对秦书豪四人使了一个眼色,四人立马会意冲上前将向帅身后的那两名保镖制服。见一直跟随自己的保镖被人制服了,原本还强自镇定的向帅终于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他是向家集团继承人没错,但同时也是温室里的花朵,从小被人保护着长大的他,根本就没遇到过想林泽这样的人。

   “感谢你手下留情,没让那些人打我的脸。”林泽缓缓走到向帅面前,接着说道:“我不一样,我对比我长得帅的人有意见,你这张脸我准备把它打成猪头。”

   xiazaitxt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