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位于虚无梦境的梦行者,克雷姆的专属眷族,通过眷顾之眼的召令,穿越虚空,降临人间。梦行者之灵只是其中一种,还是最弱小的,一个真正的顶级的眷族,会拥有专属称号、专属形象和专属能力,例如秦颂唯一知道的顶级眷族拉兹厄鲁湮灭之黄昏,据说单枪匹马就能毁灭一座城市。

   当然,只是据说。秦颂很少升级眷顾之眼,一切信息都是从论坛上获得的。

   但是现在,存于真实的世界,这种拥有巨大毁伤能力的梦行者,其威力相当于古神定制版的核平武器蘑菇弹!

   毫无疑问,这种战略级别的武器,一定会有极为苛刻的限制。否则上古之神们,随便丢几个顶级眷族什么文明都得毁灭,最终大家只好亲自登场肉搏,才能决出最终胜者,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以这个世界的水平,制造真正的蘑菇弹完是天方夜谭。但古神定制版的‘蘑菇弹’,拥有同等的威慑能力和毁伤能力,召令法阵就是发射场,虚空巨口就是发射器,女巫魔力就是推进器,祭品就是推进燃料。

   三!二!一!点火!

   降临吧!拉兹厄鲁湮灭之黄昏!

   砰的一声,世界核平。

   这样一想,意外的很带感啊!

   蘑菇弹就是腰杆子。

   谁有谁知道!

   看来有必要,将眷顾之眼列为日后升级的重点!

   火车道旁的花苞头清纯漂亮美眉

   心里美滋滋的幻想着,秦颂顿时觉得精神抖擞,干劲儿十足,有了相位触须的帮助,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前往流亡者营地,攻略下一个女巫露娜,海姆沃斯。

   ……

   流亡者小镇的秋收开始了,那些被强盗们支配的农奴们,甚至连短柄镰刀无法达到人手一柄,再加上身体累羸弱不堪,收割的进度极为缓慢。

   一片金黄的麦田边,威玛海姆沃斯,这位从王都流亡至此的落魄贵族,那张阔脸上满是愁容,满头棕色长发在风里飞扬,修剪整齐的胡子冒出几缕白丝,看起来比三十五岁的实际年龄还要老些。

   “粮食,我们需要粮食。”

   “爸爸。”他的大儿子,年过十七的凯伊斯,身材高高瘦瘦,同样一头棕发,五官和威玛有七分相似,穿着棕色的双层皮甲,腰跨细剑。

   “我听斥候说,黑石堡有一种很特别的镰刀。他们收割的很快,十个农奴,就能有三十个农奴的效率。”

   “是的。”威玛目光越过麦田,望向黑石堡的方向:“斥候描述的镰刀,我从未见过。即便是王都,也和我们一样,用的短柄镰刀。一个人当三个人用,真是天才至极的发明啊。黑石堡将渡过一个没有饥饿困扰的冬天。”

   “您不是和黑石堡的卡瑞克有些交情吗?等他们的收割结束,我们是否可以借用,这样或许还来得及……”

   “不可能的。”威玛摇摇头:“我们只是金钱上的交易,以前在黑石峡谷,我保证不骚扰他们的车队。前段时间,我也收了他的金币,杀了个老迈的牧师。但,仅此而已。从身份上来讲,我们是强盗,是流亡者!勉强在这里建立营地,也是因为黑石堡实力弱小,无法铲除我们,才能容忍。”

   “作为一名贵族,我明白被强盗占领领地的耻辱。”威玛拍着儿子的肩膀:“你长大了,我的儿子,判断形势和拥有自知之明是你所需要学习。”

   “是的,父亲。”凯伊斯懂事的点点头。

   “提姆和露娜呢?他们在做什么?”

   “在那边玩耍呢。”

   顺着凯伊斯的手指,威玛转过头去,在麦田的田埂上,回想着欢声笑语,穿着黑缎长裙的露娜,一头湛蓝如海的蓬松长发,两边各用一把小梳子别在耳鬓后面,脖子里带着闪亮珍珠项链那是她十岁生日时父亲送给她的礼物。

   正在和比她大两岁的哥哥提姆,你追我赶的玩耍着,对于家族的困境似乎一无所知。事实上,威玛和他的爱人,总是乐观的告诉他们,一切很顺利,总有一天会重返王都。

   露娜把裙角卷在腰上,露出鹅黄色的羊毛绒裤,喘着鹿皮小皮靴,左躲右闪着提姆的攻击,散乱的蓝发不时的飘扬起来,露出尖尖的俏脸,因为运动双颊泛起的红润,一直延伸鬓角里。那灰色的明亮的眼睛,笑起来完成月牙,笑花凝到脸蛋上,聚成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喂,喂!坏露娜,你刚才在耍赖,我明明抓住你啦!”提姆弯着腰,喘着粗气,一脸的不忿。

   “呜噜噜噜……”露娜葱白的小手,撑开嘴巴,露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吐着红润的舌头做鬼脸。

   “笨露娜,这可不是贵族女士应该做的!”提姆哈哈大笑:“等回到王都,一定会让别人笑话的。”

   是的,即便是沦为流亡者,他们的母亲也一直一贵族礼仪教导他们。但露娜,显然是个不怎么听话的家伙。

   “我才不在乎呢。”露娜摇头晃脑,眼睛眯成圆弧,做着得意的表情:“什么贵族礼仪,太烦啦。来呀,快来抓我,不然你今天的晚餐没你的份!”

   “别跑!”

   提姆叫了一声,发力猛追,尽管他比露娜大上两岁,却远远不及露娜快捷的闪避,总是能险而又险的躲过去。

   “你们两个家伙,别跑的太远。”哥哥凯伊斯不忘远远的叮嘱。

   双方你追我赶,露娜银铃般的笑声在空中飘扬。不过很快就戛然而止,气喘吁吁的停下来,对着追来的提姆叫道:“等下,现在暂停!”

   “暂停?”提姆才不管呢,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凭什么你说暂停就暂停啊。”

   “你看那边!”

   露娜用手一指,那是一片正在收割的麦田,农奴们佝偻着身子,握着镰刀收割,一群小孩子在后面捡拾麦穗。

   而在靠近田埂的地方,传来低低的哭泣声,一个小孩子躺在麦秆里,旁边站着个凶巴巴的强盗,用脚提着小孩:“叫你偷懒,叫你偷懒。”

   “求求你啦,大人。我好饿,没有力气。”

   “饿?你昨天不是吃饭了吗?”

   强盗可不管不顾,恶狠狠的抬起脚。

   “喂!助手!”

   充满正义感的声音响起,露娜双手叉着腰,鼓着腮帮子,做出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昨天吃过饭,和今天有关系吗?”

   &nbsps:从今天开始,本书就开始裸奔了……订阅啥的咱也不敢想,但推荐票月票啥的,麻烦大家多给我投点儿吧,拜托了大家!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