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是用金属盒子装着的,这种包装不容易让酒挥发掉,所以封口也不是手拧式的。

   丁蒙手腕一翻,那把暗金色的爪刀就到了指尖,刀尖轻轻一跳,盖子“波”的一声就弹开了。

   斯莱曼接过酒盒,仰头喝了一口,这才心满意足的长出了口气:“舒坦。”

   其实丁蒙也喜欢喝酒,不过他长期过着流亡的生活,酒对他来说是十分昂贵的奢侈品,在这个地方更是奢侈品中的极品,这会儿没有运转源能,所以酒一入口,肚子里仿佛立即升起来一团火,久违的热意和激情都被激发了出来。

   “老实说,我倒不是很喜欢喝酒。”斯莱曼接过酒盒。

   丁蒙看了他一眼:“但你喝得却不少。”

   斯莱曼啜了一口之后又把酒盒递给丁蒙:“你以为我喝的是酒吗?”

   丁蒙笑了:“你难道不是?”

   斯莱曼的目光落向地下室中央的空地上,阿俏她们这会儿正带着一帮小孩儿在跳舞,斯莱曼的口气很感慨:“我喝的不是酒,我喝的是乡愁。”

   丁蒙道:“哦?”

   斯莱曼的目光更加明亮:“小宇才成为源能者的那一年,海盗又到这儿来,抢走了很多物资,阿俏她们也被掳走了,那时候小山子才1岁,根本没人照顾他……”

   小山子就是送酒给丁蒙的那个小孩,是阿俏和小宇的孩子。

   长发气质美女旗袍写真清新迷人

   丁蒙道:“那后来呢?”

   斯莱曼的声音忽然亢奋起来:“我们当然要去救,但当时小宇他们实力还不行,而且胆子也还小,所以出发前我们就像今天这样聚在一起喝酒壮胆,然后我们就一起去杀贼,我们冲进了对方的飞船,在他们的指挥中心打了5个多小时,抢回了物资,救回了大家,那一夜我们杀敌一百多,斩首六十七,我的合金刀都砍得卷了……”

   丁蒙忍不住拊掌道:“好,杀得好!好痛快!”

   斯莱曼笑了笑:“所以后来每次喝酒,我就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一夜。”

   他的笑容有些落寞,丁蒙明白过来,他怀念的不是那一夜,而是逝去的兄弟们。

   斯莱曼注视着丁蒙的指间:“你这把小刀很特别。”

   丁蒙在猎鹰飞舰上的狂轰滥炸令他印象十分深刻,不过最深刻的一幕还是爪刀脱离古剑,拉出一道诡异的弧线冲着蓝冰脸上飙去。

   “是很特别!”丁蒙低头望向指间上的小刀,但目光却仿佛落在很遥远的地方。

   斯莱曼似也在回忆那天飞舰上的激斗:“那个蓝冰最起码都是中级战士,实力不弱,普通武器是伤不了她的,可是你这刀却能伤着她。”

   丁蒙道:“她之前在死寂星就受了伤的,否则的话在战舰上这刀也伤不了她。”

   斯莱曼望着他的爪刀,默默的说道:“这刀能划伤源力战士,那切开普通的合金装甲也就不稀奇了,我要是没看错的话,这刀的材质很可能是黄曜暗金。”

   丁蒙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你的眼力还真不错。”

   斯莱曼笑了笑:“我也是曾经接过一个任务,阴差阳错的去了泽拉图星域一趟,那边的矿产资源本来就少,这种黄曜暗金通常都会被添加进武器中。”

   丁蒙盯着他:“你去过掠噬界?”

   斯莱曼失笑道:“恐怕只有战尊级别的赏金猎人才能去,我这种战士级别的人过去了还能回来?”

   丁蒙好奇了:“在你们这一行里面,有没有战尊级别的源能者?”

   斯莱曼道:“以前是有的,后来基本上就没有了。”

   丁蒙道:“为什么?”

   斯莱曼叹了口气:“要么投靠了联邦,要么就是去了帝国,都那种级别了,谁还窝在外面当赏金猎人啊?”

   “这倒也是!”丁蒙表示赞同,一个源力战尊的具体实力他是不清楚的,但是他知道战士晋升之后才是战尊,这其中隔着至少三个级别的差距,无论联邦还是帝国,源力战尊都是各方势力抢着拉拢的对象,加盟后的待遇估计是你想要什么人家就给你什么。

   斯莱曼道:“不过听副团长说,咱们绿箭现在的总团长副团长也是战尊,联邦帝国拉拢了很多次他们都没有走。”

   丁蒙更好奇了:“为什么呢?”

   斯莱曼摊手道:“这个原因我就不清楚了……”

   他顿了顿,用着羡慕的口气笑道:“倒是丁兄弟你这么年轻,实力却这么强,有没有兴趣加盟我们绿箭?”

   他这么邀请其实也有道理,丁蒙能驾驶“黑岩”战甲在飞舰上大发神威,看那熟练度最起码也应该是一个高级源能者,而最后那一手巨剑劈出古剑、古剑中飙出爪刀的手法,他寻思着恐怕不是什么手法,而是另外的武技,那种武技估计已经不是源能者有能力修炼的,所以斯莱曼判定丁蒙最差也应该是一个源力战士。

   20岁的战士啊,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一般源能者差不多需要十年才能完成的路,丁蒙只用了还没到一半的时间就走完了,联邦帝国的天才,也莫过于此吧。

   但令人奇怪的是,丁蒙这样的人居然是星际流民,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他才发出邀约,当然,更多的原因还是他看丁蒙比较顺眼。

   丁蒙给他的印象就是年轻、低调、守信、热心,最关键还有很好的天赋,如今能具备这些素质的年轻人,真的不多。

   丁蒙瞟了他一眼:“加盟的兴趣我是没有。”

   斯莱曼也料定是这个回答,人家这样的天赋,联邦帝国的公民资格迟早会到手,放着好好的福利不享受,跑到外太空来受罪干什么?

   不过他还是不死心,继续道:“丁兄弟,诺星帝国你这一时半会的回不去呀,不如暂时留下来,你不加盟也不打紧,我们要是接到任务,你也可以跟我们一起出去逛逛,有赏金拿不好么?”

   丁蒙顿时陷入了沉思,他又想起了蓝冰那番“栽赃嫁祸”的论调,帝国军方现在且不说把他列为通缉犯,但怀疑他是肯定的,无论你怎么辩解,最起码龙鸣的脑袋是被你一剑砍下来的,雷豹等人的死亡你是肯定逃不了干系的,一旦回到TT12星的国际空间站,军方少不了要对你展开调查。

   调查都是次要的,K病毒的事情暴露出来的话,那乐子就又大了,其实留下来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留在这里有什么好处吗?”丁蒙问道。

   “兄弟够直接!”斯莱曼笑了,“起码这地方蓝冰他们是不敢来找你麻烦的。”

   他顿了顿,感觉自己这说辞有点无力,于是改口道:“兄弟你也是源力战士,咱们绿箭有我们自己的修炼体系和资源,对你肯定大有帮助。”

   “哦?”丁蒙立即来兴趣了。

   小坏这个时候终于冒头:“丁蒙,这个倒是可以有的,你现在的基础功法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之前的修炼方式已经不合适了,我觉得有必要可以了解一下他们的修炼方法。”

   小爱这次也没有反对:“ACT5570号,你本来就是K病毒的改造体残次品,远远没有达到完美状态,你应该不断进化自己。”

   丁蒙耷拉着眼皮,对于“残次品”这些字眼他是不太乐意听到的:“小爱,听小坏说,当初系统改造我的时候,只完成了10.8208%的进度?”

   “是的!”小爱答道,“当时能源耗尽,我也是下达了终极指令才强行把你改造到那个程度,否则的话你将会被清除。”

   丁蒙想了想,问道:“我也修炼了这么一段时间了,那我现在达到了什么程度?”

   小爱道:“根据我的评估,你目前的进度为11.0102%。”

   我靠,这不是吧!丁蒙有一种想喷血的冲动,哥们儿这段时间从一个普通人晋升成了源力战士,实力起码增强了几十倍上去,结果到了你这儿居然还没有达到0.2%个点。

   “你这评估标准未免也太苛刻了吧?”丁蒙有些不信。

   小坏这次罕见的没有帮他说话:“丁蒙,这可不是苛刻,你忘了K病毒的称?哈新特博士的目的,就是要制造一个最强王者出来,最强王者啊,你想想吧,标准是何等严厉?你现在还是很弱小,虽然战士比源能者强很多了,但相较于那些高手,你仍然处在弱小的范畴。”

   丁蒙默默的点头,小坏的话是很有道理的,就以源能指数的标准来看:

   500点(初级源能者)、1200点(中级源能者)、3000点(高级源能者);

   0点(初级战士)、20000点(中级战士)、50000点(高级战士);

   这只是源能者和战士的标准,战士之上还存在的级别:战尊,战师,战君,战将,战圣……每一个级别的跨越,都是数以万计、十万计、百万计甚至有可能是数千万计的天文数值。

   这还只是单纯的源能指数,并不包括武技、秘笈、宝典、武器装备、其他功法那些杂七杂八的战斗数值的综合计算,所以小爱的评估自然有相应的道理。

   “好吧,那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丁蒙扭头对斯莱曼说道。

   “太好了。”斯莱曼大喜过望。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