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nbspnbspnbsp“回禀陛下,山东方面人还在查,是微臣无能。”

   nbspnbspnbspnbsp“牺牲人了?”朱由校看着这个老太监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出事了。

   nbspnbspnbspnbsp“禀陛下,没事。”老太监低着头。

   nbspnbspnbspnbsp“说!派去山东的花鼓,老幺,老古,还是容嬷嬷?”朱由校闻言心里一紧,去山东的人可是他亲自安排的。

   nbspnbspnbspnbsp“是是老幺”老太监低着头,就算他那已经冷掉的心,都开始了悲痛,这是跟着他一辈子的老兄弟,就这么就这么!

   nbspnbspnbspnbsp唉

   nbspnbspnbspnbsp“尸体呢?”朱由校环绕的大拇指停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尸体!没了”老太监眼中一利,然后又软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尸体怎么没了!”

   nbspnbspnbspnbsp“被剁碎喂了野狗,老幺死无尸”老太监嘴角颤抖这说完了这段话,然后一滴眼泪砸向了地面。

   nbspnbspnbspnbsp听到这的朱由校顿时心里一痛,双手一紧指甲嵌入了肉中。

   nbspnbspnbspnbsp老幺在他的心里印象很深,这个印象是自己原主的身体自带的,又或者他也有。

   花海中甜美仙子美艳动人

   nbspnbspnbspnbsp于是朱由校的脑海里蹦出一个有着肉呼呼的脸蛋,好像女人怀胎六月似的肚子的太监,平日里唯唯诺诺,见到谁都是一副和善的笑脸,咪咪的小眼睛一笑起来就再也找不见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个老幺是一个一直在朱由校身边的太监,负责在暗中保护朱由校的安,从他小时候没有记忆起,就有这么一个太监不时的出现在他面前,而且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是朱由校却一直能感觉到他的存在,这种存在给了朱由校一种难得的安感。

   nbspnbspnbspnbsp等他当上了皇帝之后才知道他是影卫,一直负责皇孙的安,从朱由校小不点护到了当皇帝。

   nbspnbspnbspnbsp朱由校刚当皇帝的时候想给他大官做,让他享清福,可是他不愿意,他说他只愿意护着陛下安危就好。

   nbspnbspnbspnbsp朱由校是个重感情的人,不管是穿越前的还是穿越后的。

   nbspnbspnbspnbsp这次老幺是自愿去的,他知道陛下在这件事情上有为难之处,所以他主动领命为陛下分忧,可是这么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nbspnbspnbspnbsp“他还有家人吗?”朱由校语气平稳无喜无悲的问道。

   nbspnbspnbspnbsp“回禀陛下,老幺从小入宫并无家人。”老太监强行忍着悲痛的回道。

   nbspnbspnbspnbsp“知道是谁杀了他吗?”朱由校看着八指交叉的手再问。

   nbspnbspnbspnbsp“不知,当我们感到的时候,只剩下了这一封信。”说着老太监就把这一封信交给了朱由校。

   nbspnbspnbspnbsp打开信的朱由校,一只手有些颤抖的沾了沾药水抹在信上。

   nbspnbspnbspnbsp上面没有多少话,只留下了一句。

   nbspnbspnbspnbsp“老奴无能,还请陛下降罪。”

   nbspnbspnbspnbsp“噼里啪啦!”安静的大殿之中传来一声骨关节的响动。

   nbspnbspnbspnbsp朱由校一只手紧紧的握住,另一只手把信放下。

   nbspnbspnbspnbsp“找!把人给朕找出来!”

   nbspnbspnbspnbsp“朕要把他一家碎尸万段!”

   nbspnbspnbspnbsp朱由校已经很努力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可是他这次缺实在控制不住,甚至眼眶都开始微微的充血。

   nbspnbspnbspnbsp“朕要报仇!”

   nbspnbspnbspnbsp“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朕找出来!朕要让他和他一家子都后悔来到世上!”

   nbspnbspnbspnbsp朱由校两只手都握的紧紧的,杀人不过头点地,可是你不但杀人还把人喂野狗,这就该千刀万剐!

   nbspnbspnbspnbsp朱由校喘着粗气,心口起伏,说实话来到大明至今为止他都没有如此的愤怒过。

   nbspnbspnbspnbsp山东不管是什么人,朕一定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nbspnbspnbspnbsp“择吉日立衣冠冢,朕要亲自祭拜。”朱由校长吁一口气,他不喜欢这种感受,但是却不可避免的来了。

   nbspnbspnbspnbsp只见老太监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对着朱由校便是磕了一个响头:“微臣代老幺谢过陛下了!”

   nbspnbspnbspnbsp陛下亲自祭拜这个待遇不可谓是不重了,他没有拒绝,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代替老幺。

   nbspnbspnbspnbsp陛下是个好陛下,老幺这辈子值了!

   nbspnbspnbspnbsp“即日起影卫改制,为大明安部!你们不能再没有个名目了,再立忠烈祠,凡牺牲人员皆可记入,享大明香火。”朱由校不假思索的说道,这个念头已经在他心里想了好久了。

   nbspnbspnbspnbsp大明不能只有一个锦衣卫,还得有一个能与之相比甚至要更强的机构,原本他想着用东厂改制,后来他发现东厂和锦衣卫的牵扯实在是太深了。

   nbspnbspnbspnbsp东厂的番子基本都是锦衣卫选进去的,与锦衣卫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若是以东厂为基础那么得到的只能是第二个锦衣卫。

   nbspnbspnbspnbsp如此以影卫为基础的话,那就不一样了,影卫可是与锦衣卫没有什么瓜葛的,所以可以单独成事。

   nbspnbspnbspnbsp“微臣遵旨,微臣定当为陛下为大明效死!”老太监跪在地上,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发颤,他没想到陛下竟然让他们回到了明面上。

   nbspnbspnbspnbsp这就代表这以后他们可以堂堂正正的活着了,再也不用隐姓埋名,没有亲人没有血缘了。

   nbspnbspnbspnbsp大明安部?难倒陛下要再立一个安部尚书?

   nbspnbspnbspnbsp老太监虽然是想着能回到明面上,但是他可不想陛下为难,一个尚书啊,满朝文武可得反对成什么样子。

   nbspnbspnbspnbsp“陛下微臣觉得叫大明安厂便可,这部却实在是不敢为啊。”老太监小心的说道。

   nbspnbspnbspnbsp“就叫安部,什么厂不厂的。朕一听到这个就觉得脑子疼。”

   nbspnbspnbspnbsp还是后世印象实在是太深了,天天东厂东厂的听着,老是思绪打岔,搞得脑子一直蹦出血汗工厂的模样出来。

   nbspnbspnbspnbsp大明安厂?简直比哈药六厂还那啥。

   nbspnbspnbspnbsp要是叫大明安厂以后这个部门的领导叫什么?

   nbspnbspnbspnbsp大明安厂厂长?还是大明安厂总经理?

   nbspnbspnbspnbsp一种诡异的恶寒啊。

   nbspnbspnbspnbsp想当年自己就是一个厂长,时过境迁自己竟然成了皇帝,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nbspnbspnbspnbsp“好了就这么着吧,交代你们的事情尽快的去办,把山东那边的事情给打探好,朕有大用!”朱由校挥挥手,今儿他有些疲惫了不想与人多说话。

   nbspnbspnbspnbsp“微臣领旨!”老太监起身几个快步挪移,眨眼间身体已经消失在这个大殿之上。

   nbspnbspnbspnbsp那速度快的就跟练了瞬身术似的。

   nbspnbspnbspnbsp“小猴子,你去准备准备,朕要出宫去看看那些举子们,微服出宫且不可让任何人知道朕的身份。”朱由校想知道,那些来京赶考的举子们,究竟是如何看待他这个皇帝的,所以微服才能真的看到东西。

   nbspnbspnbspnbsp“好了你出去吧,朕要一个人待一会。”朱由校有气无力的挥挥手,他现在好像静一静。

   nbspnbspnbspnbsp不知道为何心里好累好累

   nbspnbspnbspnbsp偌大一个国家压在他的身上,每天活在勾心斗角之中,真的是太他娘的太刺激了,比上课偷偷的拿手机玩打飞机的小游戏还要刺激。

   nbspnbspnbspnbsp抬头仰望天花板,空旷的宫殿中安静的只剩下朱由校的呼吸声。

   ;sript();/sript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