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莉雅依旧是绛紫色长裙和皮护腰,和白天没有变化,可见她还没有休息的打算。此刻正手执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写写画画,神情专注,丝毫没有察觉房间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凭借具有粘性的腕足,秦颂沿着屋顶一路来到烛光的正上方,勉强看清了羊皮纸上的字迹:梅尔农庄,储藏室3间,地窖1间,马厩1间,面包房1间,禽栏2间;另床单4张,桌布2张,手巾6张,陶碗14个,水杯7个,铜壶2个,炉钩子2个……

   剩下的还有火架子、松脂筐、蜂蜜钵、斧子、钻子、镰刀等等,密密麻麻,事无巨细,一一记录在册。这份财产清单,看的秦颂目瞪口呆,堂堂一个贵族领主啊,要不要这么详细,连炉钩子和桌布都算的这么清清楚楚,不是吝啬的葛朗台,就是真的穷困潦倒啊。

   艾福尔农庄、特里农庄……一连四个农庄,都记录的同样详细。莉雅不知疲倦的勾勾画画,看的秦颂无语的同时,又觉得十分无聊。玩游戏的时候可没这么复杂,每一个农庄都有固定的产出,粮食、肉类、鸡蛋和蜂蜜,都归类为资源,用一个数值显示,不管支出还是收入,简单清晰,一目了然。

   不过很快秦颂就意识到,这就是所谓的现实感啊!小门小户居家过日子,柴米油盐都要时时关注,更何况真正作为一方领主,哪怕是管理几座小农庄,统计归纳财产、计划支出和收入,并养活卫队和领民,实际上是一件非常繁琐,劳心费力的事情。

   莉雅的年纪看起来比爱丽丝大不了多少,约摸十**岁,放在秦颂的时代,正是在大学校园里肆意释放青春活力的花样年华。而现在,身兼军事、赋税、财务、司法等多职,几乎事事都要亲力亲为,对于一个花季女孩来说,肩上担子之重可想而知。

   爱丽丝对失去父亲如此悲伤无助,莉雅恐怕心里也不好过。只是她更加的坚强,把悲伤都藏在了内心深处,默默的扛起重担,为了妹妹,为了城堡,为了领民,通宵达旦地勤劳工作。

   很可敬的一个妹子啊,就是高冷了一些。这也很容易理解,柔弱的肩膀,是绝对无法承担这幅重担的。不愧是四星潜质,坚强勇敢,勤劳能干,如果能够成功招揽到自己的女巫阵营,绝对算得上中流砥柱。

   但是难度还是很高的,莉雅拥有自己的信仰,比起白纸一样的爱丽丝,想要让她转投门庭,恐怕要下一番苦功。

   随着蜡烛燃逐渐燃尽,农庄财产清单也告于尾声。莉雅长长的舒了口气,舒展了一下酸麻的臂膀,却并不打算休息,而是重新点燃一支蜡烛,从桌子上的小盒子里取出一大把长短粗细差不多的小木棍来,一边对照清单,一边进行统筹计算。

   这是算筹?原始的计算方法?尽管莉雅摆弄的十分熟练,但是算筹法先天不足,加减相对容易一些,乘除则要复杂的多,效率低下,一页清单就足足用了大半天才统计完毕。

   看着莉雅皱着眉头一根一根的加减着算筹,或许是熬夜太久,思维不太清晰,时不时的出错,结果就是前面的都要推到重来。

   清纯美女化身森林中的精灵

   果然和游戏设定的一样,处于黑暗时代的中世纪,不管是生产力,还是基础学科,都处于萌芽状态。这让秦颂产生了一个奇妙的想法,在游戏中培养信徒的信仰度,是依靠日常的互动增加,简单的几个对话选项,属于点击就送,基本不用思考。

   而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在真实的世界中培养信徒,恐怕不是聊聊天那么简单的。要想让一个人对神产生崇拜,就必须展示一些神明的超凡之处,比如说知识!

   阿拉伯数字,力学定律,化学公式,几何图形等等,这些跨越时代的科学知识,哪怕是基础知识,都可以对信徒的认知产生巨大的冲击。游戏本来就是依据真实世界开发的,在真实的基础上增加了魔法、元素和怪兽等元素。这些科学知识和现实几乎一致,都经得起考验,比漫无边际的扯谎忽悠要真实可信,高端大气的多。

   一瞬间,秦颂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看来成为名副其实的力量与智慧并存,爱与正义的化身,似乎充满了希望。

   凡人,见识一下科学的力量吧!

   至于实际效果如何,爱丽丝就是最佳的试验对象。悄无声息的离开莉雅的房间,秦颂回到了爱丽丝为他提供的‘家’陶瓮中,静静的等待时机的来临。

   黎明时分,一抹浅白的光芒,透过爱丽丝房间小小的窗户洒进来,带来一丝暖意。一夜未眠的莉雅轻轻的推门进来,坐在床边,望着早把棉被踹到一边的爱丽丝,摇头轻笑一声,小心翼翼的拉过被子帮她盖好。

   尽管她的动作十分的轻柔小心,但爱丽丝还是醒了过来,揉着惺忪的眼睛:“莉雅,你什么时候来的?”

   莉雅温柔的摸着她的额头:“抱歉,爱丽丝,吵醒你了。”

   “没关系的。”爱丽丝坐起来,心疼的摸了摸莉雅暗淡憔悴的脸:“你肯定又是一夜没睡,我看出来了。我知道,做一个合格的领主,是很辛苦的。还有利恩老管家的身体越来越糟糕了,所有的工作都要落在你的身上。”

   “但是!”爱丽丝加重了语气:“你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身体会撑不住的。我不想我们黑石领再损失一位称职的领主,更不想失去我最亲爱的姐姐。”

   “我明白,爱丽丝。”莉雅替她拢着蓬乱的头发,表情疲惫而苦涩:“我只是想在出征前,尽我所能,把这些麻烦都解决了。我会照顾自己的,也不会离开你的。爱丽丝,相信我,没有人比我更加在意你了。”

   “我一直都相信你。”

   姐妹俩暖心地拥抱在一起,爱丽丝忽然想起了昨晚的梦境,不同于往日梦醒后的支离破碎,记忆依然清晰,包括那虚空中充满神性的声音,每一句都记得清清楚楚。

   “莉雅,我做了个奇怪的梦。”

   “是吗?”莉雅轻轻抚摸着爱丽丝的后背,眼神中涌上一丝哀伤。爱丽丝对逝去父亲的思念,她心知肚明。爱丽丝经常在梦中哭醒,许多个清晨,来到她的床边,都能看见那张挂着泪痕的小脸。

   “我梦见了爸爸,在他的葬礼上。”爱丽丝的声音带着痛苦,紧紧的抱紧莉雅的腰肢,把脸埋进她怀中。

   “爱丽丝……”

   莉雅疼爱的呼唤一声,却被爱丽丝的话打断了:“莉雅,但这次不一样了。在我的梦中,出现了一个声音。它告诉我,父亲在一个名为灵魂圣所的地方注视着我们。他可以在光芒中看到我们,感受我们的情绪。我们伤心,他也会跟着伤心,我们落泪,他也会跟着落泪。所以,那个声音告诉我,要坚强起来,要快乐起来,我们和父亲是永远相连的。”

   “我问了他的名字,它告诉我,他是灵魂圣所的守护,力量与智慧并存,爱与正义的化身,雄伟之克雷姆。莉雅,你是光芒之神阿祖玛特的信徒,听说过这位神的名字吗?”

   灵魂圣所的守护,力量与智慧并存,爱与正义的化身?这个称谓未免也太冗长,太骚包了吧?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