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nbspnbspnbsp一开始只有几瓶,后来越来越多。

   nbspnbspnbspnbsp克拉瓦森一家已经开始使用特立独行的吹玻璃技法,还是由于相比于压制玻璃器所需的原材料少许多,玻璃瓶的产量也完超过了留里克的想法。

   nbspnbspnbspnbsp到了八月十九日夜里,克拉瓦森愣是制造了八十个小玻璃瓶。之后的日子,克拉瓦森仍能抽空制作五个六个瓶子,前提是材料供应稳定。

   nbspnbspnbspnbsp他更是敦促儿子卡威,带着男仆卡姆涅去山区采集石英、石膏,以及别的制作玻璃器必须的材料。

   nbspnbspnbspnbsp克拉瓦森则留在铁匠铺,他必须继续着打铁的工作,蒸馏麦酒的工作暂且也有儿媳照看。

   nbspnbspnbspnbsp整个家庭愣是忙碌起三种业务,这一时刻,方能体现人手的重要性。

   nbspnbspnbspnbsp终归劳作是能够带来巨大收益的。

   nbspnbspnbspnbsp虽说自家已经坐拥了非常多的钱财,如何消费居然都成了问题。克拉瓦森可是个明白人,他在罗斯部族混得风生水起,还不是跟对了主人?

   nbspnbspnbspnbsp之前是奥托,如今就是留里克。

   nbspnbspnbspnbsp难道制作玻璃瓶和蒸馏酒,仅仅是出于销售挣钱?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有着自己的想法,这番想法着实令克拉瓦森一家觉得非常奇妙。

   nbspnbspnbspnbsp什么叫做奢侈品?那就是富贵人家销售的生活用品,因为使用者是富贵的,所使用的商品也就有了极高的溢价。

   茶园芬芳清纯和服美女图片

   nbspnbspnbspnbsp这些烈酒现阶段必然是那些富裕户能够消费得起的,他们也定是为了凸显自己的高贵,可以支付这笔钱。

   nbspnbspnbspnbsp钱财落到自己手里,留里克想到的绝非自己的荣华富贵,甚至本时空概念的荣华富贵,在他看来也就那么回事。

   nbspnbspnbspnbsp钱财要用在自己族人的身上,尤其是那些贫穷的身上。

   nbspnbspnbspnbsp某种意义上,这就是通过一些高价值消费品作为媒介,合理的拿走富裕户的一笔钱,补贴部族的穷人。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觉得这样的操作对自己是非常有利的。

   nbspnbspnbspnbsp罗斯部族的强大必须建立在内部的根基稳定上,富裕的贫穷的,必须有什么东西可以将他们凝聚起来。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觉得,真正的凝聚罗斯部族,自己必须成为众人都乐意称颂的王。

   nbspnbspnbspnbsp要使得族人们都能得到看得到的恩惠,大家的生活水平必须逐渐向好。

   nbspnbspnbspnbsp说白了,留里克可从不觉得搞出玻璃容器是多么伟大的创举。

   nbspnbspnbspnbsp它是一种工具,甚至还不如低碳钢武器、工具的意义大。不过,罗斯人也必须拥有它们,当科技水平足够高了,玻璃器的力量才能爆发。

   nbspnbspnbspnbsp现在,留里克最需要的其实是粮食、衣服和人口。

   nbspnbspnbspnbsp归根结度还是需要巨量的人口,而粮食和衣服,是维系一个族群庞大人口的最关键的东西。它们两个缺乏一个,结果都是人口的突然性的大规模损失,甚至比战争带来的破坏恐怖千百倍。

   nbspnbspnbspnbsp也不仅仅是留里克,一个摆在眼前的问题就是,新罗斯堡的建设需要非常多的物资,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越冬的粮食。首领奥托不怀疑自己族人的狩猎、捞鱼能力,仅靠捕鱼抓海豹,新罗斯堡的首批殖民者,应该能自行度过第一个冬季。

   nbspnbspnbspnbsp奥托却也不敢过于乐观,倘若母城罗斯堡不直接给予援助,那边还是要在首个冬季损失不少人口。

   nbspnbspnbspnbsp奥托留里克父子,虽然有着不太相同的理念,在获得粮食的意愿方面,真可谓出奇的一致。

   nbspnbspnbspnbsp他们恨不得罗斯堡作用一座麦子堆砌的山包,这样族人们就能衣食无忧不说,富裕的粮食还能酿酒喝。

   nbspnbspnbspnbsp当然酿酒这件事,当属奥托最为上心。

   nbspnbspnbspnbsp啊!真可谓是想什么来什么!

   nbspnbspnbspnbsp一直庞大的船队正浩浩荡荡奔向罗斯堡。

   nbspnbspnbspnbsp完不同于可以高速踏浪航行的战船,那些有着巨大肚腩胖墩墩的维京货船,它们单薄的身子已经有了极大的载货能力,货物压着船壳,闹得船只都要沉到海里了。

   nbspnbspnbspnbsp如此窘境,使得古尔德的大型船队虽有罗斯渔民的护航,他也甭想高速的前进。

   nbspnbspnbspnbsp从梅拉伦港口到罗斯堡峡湾,即便是一条战船,划桨手也要操纵它在海面行进超过三天。到了古尔德这里情况就更糟糕了。

   nbspnbspnbspnbsp五天!整整五天时间过去了。古尔德依旧航行在奔向罗斯堡的航路上。

   nbspnbspnbspnbsp时间已经是八月二十五日,中午的阳光将罗斯堡峡湾照得透亮,世界陷入和煦金光中。

   nbspnbspnbspnbsp这个时间点,峡湾外海的海面,一堆拖网渔船组成三三两两的阵列,继续着捞鲱鱼的作业。

   nbspnbspnbspnbsp另有一些较大型的渔船,划桨位的桨叶都被收起来,大量绑着麻绳的木棍被划桨手操持着。

   nbspnbspnbspnbsp这群人是聚众钓鱼的高手,他们就是在钓窝在深水区的鳕鱼。

   nbspnbspnbspnbsp这段时间里罗斯堡的生活气氛愈发微妙,就像往常那般,南方的商人们开始年最大规模的北上,他们带着各类货物而来,来了就不走了!

   nbspnbspnbspnbsp客商离开的日子要等到明年春天,所以接下来的漫长冬季,罗斯堡实际进入到最热闹的时光。

   nbspnbspnbspnbsp渔民们为了买到更多的有用生活品,也是为了冬季储备食物,他们的捞鱼热情特别高涨。

   nbspnbspnbspnbsp突然,一些渔船不按套路的冲向峡湾。

   nbspnbspnbspnbsp这些渔船个头都很大,划桨手们拼命划桨,引得安静作业的渔民啧啧称奇。

   nbspnbspnbspnbsp它们是一群信使,任务就是狂奔到峡湾里,宣布巨大船队抵达的喜讯。

   nbspnbspnbspnbsp而且,古尔德也派遣了他的佣兵和他的长子登上了踏浪而行的渔船。

   nbspnbspnbspnbsp对于奥托,今天似乎又是一个安静且平常的日子。

   nbspnbspnbspnbsp他知道古尔德为代表的商人们虽是都能到来,如此他也就少了一份期盼。

   nbspnbspnbspnbsp他一介大首领本身也没什么好娱乐的,还因为他已年纪大到懒得女色,最近的日子,他更乐意和一辈子的老伙计们坐在一起,分享着儿子主持酿造的烈酒,以及廉价的麦酒。

   nbspnbspnbspnbsp突然间,有部族的年轻孩子闯进哈罗佐森家,因为首领奥托就呆在这里和伙计们聊天。

   nbspnbspnbspnbsp“首领!他们来了!”这年轻人大声呼喊着,他进了长屋就以半爬的姿势,凑近老脸发红的奥托身边。

   nbspnbspnbspnbsp“怎么回事?难不成还有敌人进攻?”

   nbspnbspnbspnbsp这时候,故意搂着那两个俘获的女人的哈罗左森,亦是红着脸侃侃道:“居然还有敌人?他们老的好啊,我正好试试我的钢剑。”

   nbspnbspnbspnbsp“到底怎么回事?”奥托木着脸问着年轻人。

   nbspnbspnbspnbsp“首领,是商人们。他们来了。”

   nbspnbspnbspnbsp“终于来了?”奥托有些惊喜,然后又冷静下来。

   nbspnbspnbspnbsp商人们,他们年年来,根本不足为奇。

   nbspnbspnbspnbsp奥托继续问:“难不倒商船都开始进入峡湾了?”

   nbspnbspnbspnbsp“也没有。不过来了一个信使,是那个叫古尔德的商人派来了。信使说,他是古尔德的长子。”

   nbspnbspnbspnbsp听到这儿,奥托来了精神:“哦?信使在哪里?”

   nbspnbspnbspnbsp“就在外面。”

   nbspnbspnbspnbsp“快让他进来!”

   nbspnbspnbspnbsp紧接着,得令的年轻人窜了出去。

   nbspnbspnbspnbsp当前,古尔德的长子斯诺列瓦,这个三十多岁的胖子一身名贵毛皮制作的盛装,已经在哈罗左森明显比较俭朴的长屋外等候多时。

   nbspnbspnbspnbsp就这个长屋?居然是罗斯人首领的家?父亲就是和他们做生意?

   nbspnbspnbspnbsp可以说,因为误会,斯诺列瓦对罗斯首领的感觉并不好。

   nbspnbspnbspnbsp他进屋里,见得昏暗的油灯之下坐着的,是一大群穿戴着各类皮革,以及粗麻布的壮汉们,以及众多壮汉投射来的犀利眼神,可是让这位胖子大吃一惊。

   nbspnbspnbspnbsp按理说斯诺列瓦在古尔德岛销售自家货物已经好多年,他早已是独当一面的商业老手了。

   nbspnbspnbspnbsp而今,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巨大威胁。

   nbspnbspnbspnbsp因为斯诺列瓦确实是初次来到罗斯堡,也因此奥托从未见过他。

   nbspnbspnbspnbsp不过呢,奥托实在和古尔德打了太多的交道。

   nbspnbspnbspnbsp奥托的脸庞依旧是酒精上头后的红润颜色,甚至接近于煮熟的龙虾,再加上他金白色的须发,形象确实非常新奇。

   nbspnbspnbspnbsp奥托被斯诺列瓦审视,反之亦然。

   nbspnbspnbspnbsp“你坐下来吧。”奥托随手拍拍身下的皮垫子。

   nbspnbspnbspnbsp斯诺列瓦先轻鞠一躬,然后拧拧自己的啤酒肚,轻撩开名贵的貂皮外衣,才挪步坐在皮垫子上。他认得出自己坐在鹿皮和牛皮上,如果可以,他更愿意坐在熊皮上。

   nbspnbspnbspnbsp也恰是这个动作,不由任何的解释,奥托完相信了来者的身份。

   nbspnbspnbspnbsp“像!的确像是古尔德!甚至连坐下来的姿势都是一样到。”

   nbspnbspnbspnbsp“你就是罗斯人的伟大首领吗?”斯诺列瓦谨慎恭维道,他说话时还双手撑着地,显示自己的卑微。

   nbspnbspnbspnbsp“正是我。我是罗斯首领奥托,至于伟大,我很高兴你能这么说。现在告诉我,你是谁?”

   nbspnbspnbspnbsp斯诺列瓦继续躬着身子,详细汇报了自己的身份。

   nbspnbspnbspnbsp“你是古尔德的长子?我相信你,瞅瞅你的肚子,还有这身着装,我看到你的一瞬间,就想到了大概二十年前,当时我见到的古尔德,也是你现在的模样。”

   nbspnbspnbspnbsp毕竟父子长相都是非常相似的,何况以为都是罕见的胖墩墩形象,再加上蓄着规格也非常类似的胡子。在奥托看来,眼前的家伙就是年轻时候的古尔德。

   nbspnbspnbspnbsp“年轻人,我从未加过你,只从你父亲那里得知了你的一些消息。你来了,你父亲呢?”

   nbspnbspnbspnbsp“伟大的首领,我父亲的庞大船队还在赶来的路上。”

   nbspnbspnbspnbsp“他们何时到来?!”奥托迫不及待追问。

   nbspnbspnbspnbsp“是!首领!我提前抵达,就是为了想你通报这件事。我还有更多的事要向你汇报,甚至是……得到你的某些许可。”

   nbspnbspnbspnbsp“哦?你一一说来。”

   nbspnbspnbspnbsp“是!首先我要说的事,我们的船队已经缓慢航行了五天,我们将在明日抵达罗斯堡。”

   nbspnbspnbspnbsp“居然这么慢?”奥托颇为吃惊,“我的船队冲向你们的湖泊入海口,可能两天就到了。”

   nbspnbspnbspnbsp“我们是商船啊!我的首领!我们只能白天航行,夜里要靠岸过夜的。再说,今年是我们家族的整体搬迁,所携的货物之巨前所未有。我们的速度很慢,那些依附于我们求得安的小型商队,也不敢轻举妄动。”

   nbspnbspnbspnbsp他这样说奥托就好理解了。

   nbspnbspnbspnbsp商船毕竟不同于战船,两者的建造模式都是不同,商人们也不是战士,指望商人在夜里持续航行,真是疯了。

   nbspnbspnbspnbsp斯诺列瓦特别强调:“我听说,你们今年需要大量的粮食,还有一批奴隶。我的父亲完成了这一任务。”

   nbspnbspnbspnbsp“哦,你们都完成了?”虽然这些计划都是儿子留里克弄出来的,现在来看,以上计划对罗斯人的未来真的非常有利。

   nbspnbspnbspnbsp情况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罗斯人现在真的太需要粮食了。

   nbspnbspnbspnbsp“你的父亲,搞到了多少粮食?”奥托追问道。

   nbspnbspnbspnbsp“加上今年收获的部新麦,还有去年的旧麦,有二十三万磅。”

   nbspnbspnbspnbsp震惊!还有什么好说的?!

   nbspnbspnbspnbsp奥托惊得大张着嘴,他的老伙计们也在怀疑自己的耳朵。因为这个数量实在太巨大了!

   nbspnbspnbspnbsp见得他们都很吃惊,斯诺列瓦急忙说:“首领,我从我父亲那里获悉,你们会花费双倍的市场价,购买我们的麦子。我想,你们是会兑现这份承诺的。”

   nbspnbspnbspnbsp“这……”奥托犯了难,他掐指一算就估计到所谓收购价。

   nbspnbspnbspnbsp虽说儿子提出双倍购买古尔德拉回来的粮食,介于儿子手头控制的钱是真的多,奥托本是不以为意。

   nbspnbspnbspnbsp粮食嘛,还能贵到哪里去呢?

   nbspnbspnbspnbsp但是市场价不是经常稳在十磅麦子一个银币吗?奥托身为维京人,他的数学能力还算不错,他掐指一算就估计到,自己怎么着也得支付四万枚银币买下这庞大的粮食。

   nbspnbspnbspnbsp粮食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就是现在罗斯堡的钱财……

   nbspnbspnbspnbsp斯诺列瓦见奥托犯了难,他估计可能罗斯人也存在财富问题。

   nbspnbspnbspnbsp是啊!双倍于市场价的收购价,斯诺列瓦不太相信罗斯人会落实这一许诺。

   nbspnbspnbspnbsp难道他们是一群傻瓜吗?

   nbspnbspnbspnbsp斯诺列瓦急忙恭维道:“伟大的首领,我听说,这么多年来,伟大的罗斯人一直对我们家族的生意照顾有加。尤其是首领继承人留里克,他一定是商业之人派遣到凡尘的使者。我实话实说,因为你们的恩惠,我的家族夏季的收益,等于之前的三年或四年!既然你们非常需要粮食现在巨量的粮食已经来了,我们一切都好说。”

   nbspnbspnbspnbsp商人总是追求一个买卖公平,战士追求的则是一言九鼎,双方有着共同的追求,那就是诚信。

   nbspnbspnbspnbsp奥托当然拿得出四万银币买粮食,就是这份操作也太疯狂了。

   nbspnbspnbspnbsp不管怎么说,倘若部族买下了古尔德的粮食,其数量很可能比诺夫哥罗德人的秋季贡品不相上下。难道仅仅是古尔德运粮食?一定不是的。

   nbspnbspnbspnbsp这样想来,奥托觉得部族仅仅通过购买的方式,就能买到三十万磅的麦子。事到如今,这些麦子将极大有利于新罗斯堡殖民者的越冬。

   nbspnbspnbspnbsp奥托总体是非常欣喜的,他努力保持着淡定,就是醉酒的红脸使得他有些样貌怪异。

   nbspnbspnbspnbsp“现在有粮食,有皮革,还有一大群奴隶吗?”

   nbspnbspnbspnbsp“正是,这正是我要特别说明的。”斯诺列瓦郑重其事说,“也许我应该立刻亲自告知尊贵的留里克,告知他我的父亲完成了搜集奴隶的任务。”

   nbspnbspnbspnbsp“奴隶?都是些强壮的男人吗?”奥托想都不想问道。

   nbspnbspnbspnbsp“不!是一大群小孩。”

   nbspnbspnbspnbsp“一群小孩?唉……”

   nbspnbspnbspnbsp“怎么?首领,这些不是你需要的吗?”

   nbspnbspnbspnbsp“你我的儿子留里克需要的。唉……真是搞不懂他。”奥托实在有些无奈,以他的观念,优秀的奴隶必须是强壮的男人。奴隶吗,留着就是干活用的使役。儿子可好,所谓奴隶所谓仆人,他无所谓男女,一个硬性的标准则是必须是和他年纪相仿的孩子。

   nbspnbspnbspnbsp从小培养忠诚的仆人?奥托不觉得这不对,但他觉得儿子留里克现阶段需要的是一大群强壮的人,来进行繁琐劳累的工作。

   nbspnbspnbspnbsp斯诺列瓦继续说:“有女人有小孩,还有一批布里吞人。我们很好的完成了任务,现在的奴隶数量有一百多人了。”

   nbspnbspnbspnbsp“这么多?!”奥托吓了一跳。

   nbspnbspnbspnbsp“是的……”说到这儿,斯诺列瓦的也眼神不自觉的跳动起来,“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

   nbspnbspnbspnbsp“你在犹豫?”

   nbspnbspnbspnbsp“是!事情非同小可,也许我这样卑微的人不该说明情况。”

   nbspnbspnbspnbsp“你但说无妨。”奥托命令道。

   nbspnbspnbspnbsp斯诺列瓦很懂得如何在强者身边混下去,尤其是面对着一屋子的眼神犀利的壮汉。他实在是聪明,即从眼神就看着出这群人定是砍下了两位数以上的脑袋,自己必须保持极度的恭敬。

   nbspnbspnbspnbsp他双手撑着地,弓着背说:“伟大的首领,有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我们的盟友,奥斯塔拉人的营地,已经被丹麦军队彻底毁灭了。”

   nbspnbspnbspnbsp“嗯?你说什么?”奥托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nbspnbspnbspnbsp“是奥斯塔拉人,他们的家园被丹麦人摧毁了。”

   nbspnbspnbspnbsp顿时,这一屋子对战争极度敏感的猛男们,瞬间挺直了腰板。不管大家对商人的态度怎样的,嗅到了战争的气息,大家没法不警觉。

   nbspnbspnbspnbsp对此,斯诺列瓦对着奥托,转述了一番自己父亲交待的话。

   nbspnbspnbspnbsp那就是由古尔德所获悉的,关于奥斯塔拉人被袭击的来龙去脉,乃至更详尽的南方局势的巨变。

   nbspnbspnbspnbsp奥托真是大吃一惊,用震惊来形容绝不为过。

   nbspnbspnbspnbsp“古尔德的分析就是说,我们针对哥特兰岛的报仇,间接引发了奥斯塔拉人的毁灭?”奥托反问道。

   nbspnbspnbspnbsp“荒谬!”哈罗左森实在听不下去了,义愤填膺疾呼:“丹麦人和哥特兰人罪大恶极,难道丹麦人发动的战争还少吗?难道我们罗斯人还成了引发战争的罪人?”

   nbspnbspnbspnbsp顿时斯诺列瓦慌了神:“首领,我们家族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nbspnbspnbspnbsp“不!”奥托举起右手,制止部下的议论。“此事和我们的确有些关系,在出征的那一刻,我们就想到了丹麦人可能的报复。但是谁能想到,他们不攻击我们,而是攻击我们比较弱的盟友。”

   nbspnbspnbspnbsp“还是突然袭击。”斯诺列瓦补充说。

   nbspnbspnbspnbsp“他们没有袭击梅拉伦人吗?”

   nbspnbspnbspnbsp“没有的。敌人彻底毁灭了奥斯塔拉,几乎杀死了所有当地人。有幸存者说,那些丹麦人说了一些话……”

   nbspnbspnbspnbsp见得这个胖子开始语焉不详,奥托追问道:“到底是什么话。”

   nbspnbspnbspnbsp“那些敌人说,因为罗斯人毁灭了哥特兰岛的一个定居点,丹麦人必须以牙还牙,于是奥斯塔拉部族,只有很少的人幸存。”

   nbspnbspnbspnbsp“哦!真是一个悲剧。梅拉伦人又做了什么?这些事我居然不知道。”

   nbspnbspnbspnbsp奥托的确很难知晓南方的事情,而这也是罗斯人自己的选择。罗斯人用行动表示,他们有意在脱离思维亚部族联盟。这样一来,强大的梅拉伦人也用不着去考虑罗斯人,彼此的联盟某种意义上都要名存实亡了。

   nbspnbspnbspnbsp随着斯诺列瓦的讲解,奥托虽然难以相信,他还是愿意信任这胖子的话。

   nbspnbspnbspnbsp终于,斯诺列瓦说到非常关键的一点。

   nbspnbspnbspnbsp“奥斯塔拉部族毁灭了,仅有的难民四散奔逃。梅拉伦人拒绝收留这些可怜的难民,耶尔马伦人收留的一些,至于我们家族。我们听说罗斯人需要大量的奴仆,就收留了一百多名奥斯塔拉难民。因为男人几乎都死于和丹麦大军的战斗,活下来的几乎都是妇孺。我的父亲不忍这些人可怜的死去,据说罗斯人都是仁慈的,我的父亲带着他们一同前来。

   nbspnbspnbspnbsp我只是一介商人,我斗胆向你建议,收留这些人。”

   nbspnbspnbspnbsp“居然还有这种事?难民里有很多年轻女人吗?”奥托的话让斯诺列瓦有些误解。

   nbspnbspnbspnbsp“确实有许多女人,甚至……”

   nbspnbspnbspnbsp不由他说话,奥托一拍大腿想都不想就是或:“收留!当然要收留!那些女人来得好啊!我的族人们渴望妻子,大家已经不得不去东方找寻外族人做妻子了。她们来的好,我收留她们,还有那些孩子。奥斯塔拉的难民我都要。”

   nbspnbspnbspnbsp“哦!罗斯人是真的仁慈。”

   nbspnbspnbspnbsp奥托笑起来,他的伙计们也都笑起来了。

   nbspnbspnbspnbsp毕竟难民不同于努力,这群难民都是属于联盟的人口,现在看来梅拉伦人拒绝收编他们,就是一种恶毒的背叛。罗斯人必将做大做强,奥托敏锐的意识到,收编难民的好处,不仅仅是增强实力,也是赚取口碑和信誉。

   nbspnbspnbspnbsp成为盟主,要有武力也要有信誉。

   nbspnbspnbspnbsp斯诺列瓦的话还没有说完:“首领,奥斯塔拉人的首领家族并没有部战死,到现在只有两个小孩逃了出来。”

   nbspnbspnbspnbsp“是幸存者吗?”

   nbspnbspnbspnbsp“是。不仅仅是幸存者,现在难民们推举其中最大的孩子,担任奥斯塔拉首领。”

   nbspnbspnbspnbsp“一个小男孩吗?”奥托捏着胡须,不禁畅想未来:“让他过来,我收留他们。那个男孩将是我儿子的朋友,我将赏赐奥斯塔拉人新生,未来,奥斯塔拉人必须接受我们罗斯人的领导。”

   nbspnbspnbspnbsp斯诺列瓦不关心别的事,他特别更正奥托的估计:“首领,容我解释。那是两个女孩,一个九岁,一个七岁,她们是非常漂亮的。”

   nbspnbspnbspnbsp“嗯?漂亮的小女孩?难道他们把小女孩推举成首领?真是神奇。”奥托的脑子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看来这就是事实了。

   nbspnbspnbspnbsp“是的,难民们别无选择了。我父亲的意思也是认可女孩的新身份,毕竟奥斯塔拉需要一个合理的新首领,以便和罗斯人交涉。即便是臣服,也必须有一个首领来代表奥斯塔拉人跪下来。”

   nbspnbspnbspnbsp“跪下来?”奥托哈哈笑了:“你刚刚说的什么?两个很漂亮的女孩?哦,她们就不用跪了,给我躺好就行了!我的独生儿子留里克也是八岁九岁的样子,我的儿子几年后就会成长为真正男子汉,他永远都是缺少妻子的。哈哈,我也渴望有生之年抱到更多孙子。”

   nbspnbspnbspnbsp“这么说来?首领你甚至愿意收留那两个女孩?”

   nbspnbspnbspnbsp“我有这么说吗?”奥托微笑着否定,然后举起右手食指,指向天空:“神来作证,我会收留奥斯塔拉人。但是那两个女孩做首领,在见到女孩之前我还不能决定。如果她们是漂亮的,那么我就承认,我还要她们作为儿子的妻子,我还会收养她们,许可她们和我的家族住在一起。我可以像对待亲生女儿一般对待她们。前提是,她们真如你所言是非常漂亮的。”

   nbspnbspnbspnbsp斯诺列瓦笑了:“哦,我亲爱的首领,我不敢有任何的撒谎。她们真的很漂亮!”

   nbspnbspnbspnbsp“那就拭目以待吧!”

   ;sript();/sript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