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nbspnbspnbsp古尔德的佣兵队长耶夫洛,而今他并没有真正意义的成为留里克的佣兵队长,却成为一群男孩的教官。

   nbspnbspnbspnbsp一开始,男孩们对这个高大但并不是那么强壮的男人有着强烈的怀疑。

   nbspnbspnbspnbsp他们自然而然将此人与自己强壮的父亲做比较,几乎所有人都在怀疑他是否真的强力。

   nbspnbspnbspnbsp要在一群小孩中立下威信,那就让自己先成为靶子,被这群崽子群殴一番。

   nbspnbspnbspnbsp可是群殴?那怎么可能?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手持木棍,以此当做剑,另一手拎着木盾。他俨然剑盾手的姿态,奋力疾呼:“来啊!你们谁是勇敢的男人?来攻击我,打败我!”

   nbspnbspnbspnbsp好勇斗狠的男孩们就好似一团柴,只需一个火星子便是冲天大火。

   nbspnbspnbspnbsp长久的军事训练练就了他们的勇气,介于当前就是单人挑战,是部族最常见的比武形式,便有男孩鼓起勇气,在伙计们的起哄下,举着木盾,冷静的冲了过去。

   nbspnbspnbspnbsp一个男孩竭力狂奔,妄图用自己的蛮力撞翻耶夫洛的下盘。

   nbspnbspnbspnbsp然而,角力仅有一个回合。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一个高抬腿,连同那孩子的盾牌一起,将其揣倒在地摔了个嘴啃泥。

   nbspnbspnbspnbsp“你?像是一头公羊,可惜撞不倒我。”

   树下日光浴的白裙女孩

   nbspnbspnbspnbsp趴在地上的孩子呲着牙,表情不甘。

   nbspnbspnbspnbsp其余的孩子们亦是恨得咬牙切齿,他们实在想不到,留里克老大怎就拉过来这么一个大魔王。

   nbspnbspnbspnbsp“让我来吧!”卡努夫自告奋勇,那些孩子们也高呼起他的名字。

   nbspnbspnbspnbsp又是一个小男孩,也许比刚刚的强力一点。不过耶夫洛已经估计到,这群孩子接受留里克的单一训练时间太长,他们没有一人懂得如何单打独斗砍杀敌人。

   nbspnbspnbspnbsp“小子,你很强吗?来!”耶夫洛故意将整个胸膛面对卡努夫,“你能触碰我的皮甲,我就算你赢。”

   nbspnbspnbspnbsp这难道不是挑衅吗?

   nbspnbspnbspnbsp“我会教训你!”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卡努夫,他想不到任何的作战技巧,如同蛮牛一般冲撞而来。

   nbspnbspnbspnbsp倘若卡努夫已是壮汉,他的冲击自然势大力沉。

   nbspnbspnbspnbsp而今,这孩子仍旧是一介孩童罢了。

   nbspnbspnbspnbsp他的冲击仍是没有章法的,耶夫洛倒是有意和他玩玩。

   nbspnbspnbspnbsp一记训诫的转身,耶夫洛就躲过了孩子的冲撞,接着,他对着卡努夫的后背就踢了一脚。

   nbspnbspnbspnbsp木剑摔掉了,木盾也摔掉了。脸上满是泥土的卡努夫爬起来,他觉得此情此景那么的熟悉。

   nbspnbspnbspnbsp他仍旧不气馁的反扑,而这一次,他就是要徒手攻击耶夫洛的下盘,以证明自己从留里克那里学到的擒拿术的作用。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有些吃惊,这孩子赤手空拳就冲过来了?

   nbspnbspnbspnbsp“真是一个莽夫,你这种人会死在第一场战斗。”耶夫洛就是欺负小孩了,而这份毒打,是对这群未来罗斯人勇士的关爱。因为现在的他们,还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战斗。

   nbspnbspnbspnbsp如果他们都是这么鲁莽,耶夫洛估计到,自己的小主人留里克对战斗也必然充满了天真。这份致命的天真必须剔除掉,否则罗斯人也会毁灭。

   nbspnbspnbspnbsp盾牌有些用力的扇到卡努夫的脸,当这孩子再爬起来时,他的左脸已经红扑扑。他捂着脸坐在地上,疼痛委屈于一身,他哭丧着脸向自己的朋友哀嚎:“菲斯克!给我报仇!”

   nbspnbspnbspnbsp此刻的菲斯克,俨然成了村儿的希望。

   nbspnbspnbspnbsp啊,罗斯部族确实算是一种形式的大村儿。

   nbspnbspnbspnbsp敌人很强,这是毋庸置疑的!

   nbspnbspnbspnbsp谨慎的菲斯克也不想落得一个嘴啃泥的下场,他学着记忆里自己父亲练习作战的模样,木盾抵在胸前,持木剑的右手,剑尖指向敌人,做出预备突刺的动作。他还扎着马步,慢慢的向前移动。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眼前一亮,不由得谨慎起来,他看得出这孩子比其他人更高大些,显然年龄也更大。

   nbspnbspnbspnbsp这孩子最特别的,就在于光秃秃的脑袋,并非孩子脑袋无毛儿,只是因为此子就是喜欢这样的发型?

   nbspnbspnbspnbsp两人谨慎的接近,盾牌的间距继续只有一厘米。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以俯视着自己勇敢的“敌人”,故意挑衅说:“小子,你的下身肯定就如你的脑袋一样没有毛发,你太小了,还是放弃吧。我怕会把你打哭,就像你的同伴。”

   nbspnbspnbspnbsp菲斯克顿时心里一团火,这份愤怒却被平静的有着不少雀斑的脸庞掩盖。

   nbspnbspnbspnbsp他猛地一扫腿,这踢击不偏不倚中了耶夫洛的腿关节。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可算感觉到了疼痛,但整个下盘依旧稳定。

   nbspnbspnbspnbsp“你有点像是个战士了。所以,去死吧!”耶夫洛爆喝一声,盾牌迅猛一推,而菲斯克竭力阻挡。

   nbspnbspnbspnbsp此时此刻,留里克在费劲巴拉训练那群小女孩什么是左、什么是右的时候,也为盾牌的撞击声惊扰。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乐见于耶夫洛教育那些孩子,就是过程有点出人意料。他想不到耶夫洛特殊的强力,亦是没想到菲斯克在除却蛮力外,真有些别的的本事。

   nbspnbspnbspnbsp索性留里克暂停了训练,让一票女孩在卡洛塔的引领下原地休息。

   nbspnbspnbspnbsp他麻溜的窜到男孩们的训练处看一出好戏。

   nbspnbspnbspnbsp菲斯克又进攻了!孩子们为之鼓噪呐喊。

   nbspnbspnbspnbsp但这一次,菲斯克又被耶夫洛的盾牌侧面撞开,接着,木剑的剑尖紧贴菲斯克躯干。

   nbspnbspnbspnbsp“已经是第三次了,你死了三次。认输吗?”

   nbspnbspnbspnbsp菲斯克依旧呲着牙,他没有哭泣的意思,哪怕他的脸上已经有了一些伤口,一只耳朵也红的厉害。

   nbspnbspnbspnbsp菲斯克捡起木剑,踉踉跄跄的继续进攻,第四次攻势仍旧被轻易化解。

   nbspnbspnbspnbsp当前发生的一切留里克都看在眼里。

   nbspnbspnbspnbsp可以说菲斯克的失败是注定的,一个十岁的小孩和一名二十五岁的职业佣兵战斗,这不是找虐吗?

   nbspnbspnbspnbsp虽是如此,留里克看到了耶夫洛攻击的奇妙之处。

   nbspnbspnbspnbsp果不其然,这耶夫洛的确是一位可敬的对手,他毫无玩乐的意图,所发起的攻势与反击,个个都是杀招。

   nbspnbspnbspnbsp真正的你死我活的战斗就是这样,双反军士接触的一瞬间,往往就产生巨大伤亡。

   nbspnbspnbspnbsp战场没有你来我往过招的机会,大家都是职业军人,干的就是一招杀敌的活计。

   nbspnbspnbspnbsp哪怕是千年后,当双方的线列阵互开两三轮枪后,既然双方都不撤退,那就只能进行残酷的刺刀战。而刺刀相接的一瞬间,巨大的伤亡就发生了。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使用的招数极为干脆,多是盾牌格挡,然后灵巧的右手操持木剑,变着花的戳刺。很显然,就是木剑也能戳得人内出血,耶夫洛不想真的给予敌手严重伤害,不过虽是点到为止,菲斯克仍被夯过来的木剑揍得流鼻血。倘若这是真的钢剑,菲斯克的脑袋早就飞到空中了。

   nbspnbspnbspnbsp男孩的精神已经有些恍惚。爬起来的菲斯克捡起木剑,一言不发继续战斗。

   nbspnbspnbspnbsp而此时,耶夫洛越来越觉得有趣。

   nbspnbspnbspnbsp他觉得这孩子竟与曾经的自己有些相似,一个百折不挠的拼命抗争的男孩。

   nbspnbspnbspnbsp男孩在晃晃悠悠中发动第五次进攻,围观的孩子们揪心的看着,嘴上仍旧高呼着“乌拉菲斯克”的口号。因为留里克告诉自己的伙计们,所谓“乌拉”,就有“我们必胜”的意思在里面。

   nbspnbspnbspnbsp菲斯克明显收到了精神鼓舞。

   nbspnbspnbspnbsp一把木剑突刺而去,耶夫洛又是以盾牌奋力一推。木剑飞了,接下来,是耶夫洛的木剑猛人抵着菲斯克的脖子,依托蛮力,愣是将他压在地上。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的右腿压住菲斯克的左臂,左手按住菲斯克的右臂。他手里的木剑狠狠抵住满脸是血的男孩脖子,这一刻再也没有挑衅的言语,“孩子,如果我手持的是铁剑,你已经死了五次。你很勇敢,也许也非常懂得人墙战斗,但是,你们所有人都不了解真正的战斗。”

   nbspnbspnbspnbsp“唔……”菲斯克依旧不服软,他攥紧的拳头直冒青筋,反抗的意识从未中断。

   nbspnbspnbspnbsp“仍旧想要胜利吗?那好,我可以教你。”

   nbspnbspnbspnbsp看了半天戏的留里克出现了。

   nbspnbspnbspnbsp“到此为止吧。”留里克拍这手而来,故意带着训斥的口气说道:“耶夫洛,也许你不该这么过分。”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站起身,失去束缚的菲斯克,擦一把鼻子上的血水,也麻利的站起来,虽然整个人还在晃悠。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有自己的想法,他恭敬的说:“主人,这些孩子必须懂得什么叫做疼痛,这样,以后在战场上就感觉不到痛苦。”

   nbspnbspnbspnbsp“要大人先学挨打吗?也许你是对的。但是,你的手段太狠了。”留里克试图以这样的话安抚菲斯克。

   nbspnbspnbspnbsp菲斯克捂着脸,勉强嘟囔起来:“没什么。我……我还能战斗。”

   nbspnbspnbspnbsp“够了!菲斯克,现在认输没什么。如果你赢了,我就只好物色更好的勇士训练你们。”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言外之意可谓菲斯克必输无疑,所有人都是必输无疑。他再抬头看向耶夫洛:“你使用的招数到底是什么?你的动作非常流畅,只用一击就化解了他们所有的攻击。”

   nbspnbspnbspnbsp“这是我被古尔德器重的关键,也是那个人请来高手训练我,我学到了很多实用的作战技巧,就是没有明确的名字。如你所见,曾经的我就像这个男孩被揍得满脸是血,十多年后,我已经这般强力。”

   nbspnbspnbspnbsp可以说耶夫洛的这番话才最是被揍的菲斯克受用的,因为,菲斯克就是想成为强者。

   nbspnbspnbspnbsp“是特殊的战斗技术吗?”留里克刻意问。

   nbspnbspnbspnbsp“大概是的。我敢说,对付大部分的敌人,我能很轻松的要了那人的生命。即便我的敌人可以是比我强壮多倍的壮汉。”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点点头,“你的确不是自我夸奖。那就继续训练他们。”

   nbspnbspnbspnbsp可以说,耶夫洛的初次登场拉满了孩子们的仇恨。他用手里的木剑否定了孩子们一年的训练结果,在种种挫伤这群自命不凡小男孩的锐气后,也给他们带来了新的希望。

   nbspnbspnbspnbsp人墙冲撞属于集体作战的艺术,很多时候,士兵都要单兵作战。盲目的乱无章法的作战,自身浑身都是破绽,被敌人一击杀死也是正常。

   nbspnbspnbspnbsp接下来的时间,耶夫洛教育男孩们的,基本可以归纳成五种战斗动作手法。

   nbspnbspnbspnbsp归根到底,留里克看明白了,在打斗艺术方面,西方和东方是大同小异的。

   nbspnbspnbspnbsp人没有可怕獠牙,肌肉力量也不高,但人有脑子。哪怕手里只有一根木棍,也知道如何躲避敌人、野兽的攻击,还有保护住自身的要害,攻击敌人的要害。

   nbspnbspnbspnbsp进一步精简的描述耶夫洛所教授的,就是如何躲闪,和如何攻击敌人死穴这两招了。

   nbspnbspnbspnbsp罗斯人手里的木盾并不比盟友部族的更坚硬,面对敌人势大力沉的战斧攻击,木盾的格挡也是一种作死。

   nbspnbspnbspnbsp那就不要再硬碰硬的作战了,战斗需要灵活性,蛮力当然是需要的,完依靠它是死路一条。

   nbspnbspnbspnbsp被古尔德买走的耶夫洛,不得不学习和精进自己的“砍人”技艺,此乃他赖以为生的技艺!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个时代,北欧的各个部族本质上的不存在脱产的纯粹职业军人,最接近这一存在的,莫过于各首领、富商的用金钱豢养的私人卫队。

   nbspnbspnbspnbsp理论上,部族的所有能拿得起剑的男人都是战士,哪怕是十岁男孩也是战士。

   nbspnbspnbspnbsp比如被胖揍的菲斯克,他已经是部族战士的一个底线了。

   nbspnbspnbspnbsp这种被紧急武装起来的部落民,他们的体魄固然不错,也懂得一定的战术,但面对真正的练家子,还是被暴打的份儿。

   nbspnbspnbspnbsp给部族所有的男子进行打斗训练?太荒谬了。甚至大部分部族首领就没想到这一点。

   nbspnbspnbspnbsp因为大部分部族的首领,对教育的关注度基本为零。没有哪位首领想到过需要集合部族的孩子们,聘用某个“战狂”做教练,交给所有孩子如何作战。

   nbspnbspnbspnbsp最后孩子们长大,大部分都学到了一点野路子的作战技巧。只是缺乏系统性的训练,他们就是集结数百人,仍是会被首领的佣兵卫队看瓜切菜般暴打。

   nbspnbspnbspnbsp长达五天的时间,罗斯部族的一百多名小男孩,每一天的上午都在学习持剑、持盾的手法。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也看明白了,耶夫洛所谓的杀招,基本就是瞄准敌人的脖子和心脏位。至于攻击别的位置,比如攻击敌人的脚令其跌倒,攻击其头盔令其眩晕。耶夫洛觉得这些手段意义不大,他也是附属自己当年神秘老师的说辞,所谓“不能一击杀敌的动作最好别用,因为敌人只想第一时间砍了你的脑袋”。

   nbspnbspnbspnbsp不教花里胡哨的花拳绣腿?就教面对敌人蓄势的各种动作,调整自己的应对方式,选择最佳出手方式,完成一击必杀。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觉得自己捡到了宝。这个耶夫洛,必是从某个大师那里学过正儿八经的武术。

   nbspnbspnbspnbsp儒略历已经到了十月份,罗斯堡这地界的气温持续走低。

   nbspnbspnbspnbsp所有的男孩们已经换上了自家的皮衣,在变得肃杀的林子里,开始了一对一的训练。固然他们之前的几个月时间也经常做一对一训练,那些不过是不值一提的野路子,与其说训练,形容为特殊的嬉闹也比较合适。

   nbspnbspnbspnbsp他们的打斗变得有章法,结果是什么?训练已经几天了,几乎所有男孩身上都有大大小小伤口,以及糟糕的淤青。留里克对此不得不感慨一个,幸亏他们是用木剑打斗,这要换做真的钢剑,可不是体阵亡了!

   nbspnbspnbspnbsp为何?这群崽子们可真的是好学生。瞧瞧他们身上的淤青都在哪里?主要在胸口处、肩膀处,简而言之,这群男孩完在贯彻落实耶夫洛教给的理念——躲避、格挡敌人的攻击,瞄准敌人要害发动致命一击。

   nbspnbspnbspnbsp后来,留里克完明白了耶夫洛的武术到底叫什么。

   nbspnbspnbspnbsp有一个名叫瓦普吉斯的老家伙,或许现在已经作古。此人被古尔德请去,以求此人交给他的佣兵队伍最好的杀敌技巧。年轻的佣兵成了老人,自然而然被古尔德淘汰掉。

   nbspnbspnbspnbsp而年幼的耶夫洛成长为大人,十多年的时光大部分用于训练实用性的战斗,自然而然学会了那个瓦普吉斯的毕生技艺。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的作战武术到底叫做什么名字?

   nbspnbspnbspnbsp它毕竟不是耶夫洛总结出的一系列砍人技巧,既然耶夫洛口口声声指出自己的老师叫做瓦普吉斯。

   nbspnbspnbspnbsp索性留里克为之定下了“瓦普吉斯剑技”的名,而该剑技,实在是强调盾与剑的协调配合,恰是非常适合罗斯人的战术战法。这样,自己的伙计们接受的训练至少有了一个明确的名字,再不是什么说不上名的野路子。

   nbspnbspnbspnbsp看得他们训练得热火朝天,留里克何尝不是心里痒痒?

   nbspnbspnbspnbsp最终在十月四日,留里克在勒令卡洛塔继续训练女孩们排队走队列外。他叫来随时指导男孩们打斗的耶夫洛,将其叫到一棵倾倒的巨大枯树干旁,说出自己的要求:“耶夫洛,现在你必须训练我。我必须成为强有力的战士!你要把掌握的瓦普吉斯剑技盘教给我。”

   nbspnbspnbspnbsp对此耶夫洛满口答应,趁着这个机会,他也畅谈起自己的心里话,以及对现状的一些见解……

   ;sript();/sript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