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学也有演武场,而且比许多门派的都要大气,此地位于亭山唯一的盆谷之中,占地广阔,足有千亩方圆。

   毕竟太学容纳十万学子,若是没有一处广阔的场地让他们发泄发泄,恐怕会偷偷下山找人私斗去了。

   太学虽然什么都教,但最重视的还是修真,没有修为一切都是空谈,天才学的再快,也没有开觉后的平凡修士学得快。

   天才加修为才是王道,太学的目的就是培养这样的杰出人才。

   演武场中有擂台八座,每座占地三千平,也算宽阔,当然如果让应天强者在此交手,铁定要夷为平地了。

   不过归真不具备这种实力。

   今日的演武场格外热闹,因为很多人都收到消息了。

   其实张天流的动向瞒不住,他的神秘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左人霖的仆人被他的剑侍斩掉手臂一事早已不是秘密,不然左人霖岂会如此不甘!

   别人不知道也就罢了,偏偏所有人似乎都知道了,你让他颜面何存?

   莫说左人霖一个年轻后生,就是许多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也活在别人的眼皮下,听不得半句别人对他的非议。

   故此这与年龄无关,完是性格索然。

   真正大肚能容的世上没几人。

   清纯大长腿少女午后可人私房照

   一早,左人霖就站在擂台上,手持一剑闭目等待。

   面子是给足了姓张的,他不来,非议就会转向他,他来了更好,左人霖要让他知道得罪自己的后果有多严重!

   “你说,谁会胜?”

   “谁知道呢,听说那姓张的可是某个古仙门的传人。”

   “传人多了去了,真正厉害的能有几位?”

   “是啊,玄门自不必说,奇门也不敢堂而皇之的来朝圣,除了这两门,世间流传的古派传人多半在走海猎妖,不问世事的,我觉得,只是一些不大不小的古派传人而已。虽然实力也不是我等能比的,但左人家这些年出了不少天才,这左人霖四十出头便已是归真中期强者,很难说啊。”

   不仅有学子询问,还有一些学士也在议论。

   而此刻,有一些不感兴趣的人,却在图书馆发现了本应该成为今日主角之一的姓张的,居然和平日一样在图书馆开门一刻钟内走了进来!

   “什么情况?”

   虽然他们不感兴趣,但多半也听说了姓张的跟左人霖今日要比试一场吧,都这个时间点了你还来图书馆看书?

   张天流漠视一切,自顾自的推着推车,把书架上书籍一部部的堆满了推车,便来到一张桌子前,把书堆满一桌,然后一本本的飞快翻阅。

   今日人很少,图书馆清静无比,张天流附近没人,又是靠着窗,他干脆点了支烟有滋有味的靠在椅子上享受朝阳的洗礼。

   别人都懵了!

   看了他半天也不见他动身,难道是逃避了?

   与此同时,演武场上也沸腾了。

   随着一直白鸢降落场外,阿七握着一剑慢慢走来,作为姓张的剑侍,阿七早就被人调查过了,认识她的人在场有不少,不认识的也在顷刻间从旁人口中得知一二,因此她一出现,人群不自觉的给她让出了道。

   待阿七登台,左人霖一副料事如神的微笑道:“张公子不敢应战可以理解,但难道不应该他亲自来认输吗?”

   “此事与我家公子何关?”阿七反问。

   此言一出在场的蒙了。

   这事不跟你家公子有关难道跟我有关啊?

   阿七不管他人的议论,直视左人霖道:“既然你给我下战书,此战自然由我来接,我家公子没那时间,我还要回去伺候,麻烦你快点。”

   左人霖眼角抽搐。

   他听出来了,大家也都听出来了,意思就是你丫的跟我交手还不够格,让我剑侍跟你过过招!

   这岂止是欺人太甚,简直是把人往死里侮辱啊!

   他堂堂朝圣王爷,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剑侍交手,打什么?

   不仅左人霖自己被恶心的不行,所有观战的也同样感觉姓张的太托大了!

   你一初来驾到的家伙,不懂规矩没关系,只要应战,输赢都好说,这样的情况在太学比比皆是,但为了前程,为了得到更好的修炼资源,败者通常都忍了,从此在太学低头做人,低调到没边了,只要修炼有成,赢回来那么就轮到对方低头了。

   所以输一次不算什么,太学也会教导你如何突破自身极限,如何在苦中忍让从而积累爆发。

   往往成功渡过这一关卡的学子,未来成就会更好。

   可姓张的不跟你玩这一套,要打是吧,我让剑侍给你打,输赢跟我没关系,反而是你左人霖,赢了只是赢一个剑侍,没什么好得意的,要是输了,你如何还有颜面苟活于世?

   一步棋,就把左人霖逼入了绝境!

   他现在转身下台,尚且能保存颜面,也渡过了这次的危机,名声折损的只会是姓张的。

   可他无法下台,这一刻他只想着一剑斩了阿七,然后把姓张的揪出来千刀万剐!

   “姑娘,别怨我!”左人霖声音一落,剑便出鞘,众人只见一道红光一闪即逝,左人霖已经出现在阿七面前。

   他这迅捷一剑,携万钧之力,去势就是瞬杀,没有什么退路可言。

   但他很有自信,这一剑不说区区归真初期挡不下,就是同阶的中期也要暂避锋芒。

   然而阿七似乎料到他会博命一击,在他剑出鞘时,阿七没有迟疑的同时拔剑。

   这帮众人看的一愣,脑海中只闪过一句找死,便见战况一变,阿七身前出现了无数的光丝,如一朵蒲公英挡在她身前,左人霖如果不退,必然被蒲公英扎得满身血孔!

   “想逼我退,制我势,哼!”左人霖不能退,退了气势锐减不说,还能给对方反击的机会。

   所以他的剑突然脱手,刺入蒲公英中,剑身一转,蒲公英刹那崩碎,化为无数丝丝缕缕的剑身飘荡。

   在阿七横剑挡住左人霖飞来一剑时,左人霖身影也冲了进来,手掌携巨力一推剑柄,剑鸣炸响,顷刻间洞穿了阿七的剑,连带她的身子。

   然而,被洞穿的剑没有断剑的声音,是太快了还是……

   没等众人在顷刻间想明白,飘荡漫天的剑丝突然一聚,刺入了左人霖的身体中!

   与此同时,阿七施展流影步拖出重重幻象,出现在左人霖身后。

   长剑入鞘,光丝溃散。

   左人霖已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