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为你沉默的月票,推荐票);

   白泽少看着走在前面的武藤英男也是急忙上前一步,说道:“老板,拎包这种小事就交给我好了”;

   说话的时候,也是把手伸向了武藤英男的右手处。;

   “不用了”不想武藤英男却是躲开了,深深的看了一眼白泽少,淡淡的说道。;

   “好吧”白泽少点了点头,而后就看到武藤英男转身继续朝着小楼走去。;

   站在原地的白泽少却是没有行动,而是蹲了下来,将地上的窃听器给捡了起来。;

   刚才武藤英男在躲闪的时候,窃听器终于掉了下来,好在武藤英男没有发现。;

   收回窃听器的白泽少装作若无其事的看了一眼四周,随后小跑着来到了武藤英男的身边。;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小楼里面,第一次走进这里的白泽少,也是好奇的打量着小楼里面的布置与环境。;

   “记住,你只能在一楼行动,其他地方不是你可以踏足的”这时候武藤英男的声音在白泽少的耳边响起。;

   “明白”;

   随后武藤英男直接上了二楼,白泽少则是在一楼里面晃荡。;

   清纯美女傅颖--貌美如花

   路过每一个房间的时候,白泽少发现所有人都是非常的忙碌,只是当他们看到白泽少的时候,都是咔嚓一下将房门给关上了。;

   对此白泽少也不以为意,很快就来到了地下室的入口。;

   可惜,还不等他有所动作,地下室入口的守卫就阻止了他的靠近,而且直接拿出了枪,仿佛只要白泽少赶有所动作,他们就会开枪一样。;

   轻笑了一下,白泽少选择了离开,虽然他成功进入了小楼,但是想要进入译码本所在的地下室,还真的是很难,因为地下室只有一个入口,时常有人把守。;

   就在白泽少走进属于他的办公室的时候,却是发现武藤英男从上面走了下来,身边还跟着许多人,直接朝着地下室走去。;

   只是,在入口处跟在武藤英男身后的人却是纷纷停下了脚步,只有武藤英男一个人走进了地下室。;

   这一幕看的白泽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地下室的守卫比他想想的还要严密。;

   就连那些日本人都不允许进入地下室,那么他想要进入就更难了。;

   其实白泽少不知道的是,原来译码本的保密措施虽然严密,但还是有人可以了接触到的,尤其是上面二楼三楼的日本人。;

   只是,自从上次北平站的人派人盗取译码本失败之后,才变的如此的严密,甚至还增加了新的安保措施。;

   大概过了十几分以后,武藤英男走了出来,一群人直接离开了小楼。;

   坐在办公室的白泽少沉思了起来,现在他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再次将窃听器安装到武藤英男的包上。;

   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好的窃听到武藤英男接下来的行动,这一点倒是不是很难。;

   难的是他要如何才可以进入地下室,只是关于地下室的情况,他算的上是一无所知了。;

   守卫情况,译码本的保存情况,他都不知道,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安置窃听器,只有这样他才能获得一手情报。;

   简单的思索之后,白泽少就待在办公室里面,留心起地下室守卫的换岗情况。;

   经过一天的守候,白泽少还真的有些发现。;

   这批守卫分为三批,每批四个人,两个人在地下室的入口,两人在地下室里面。;

   一天二十四小时,三批人倒班,不分昼夜的守卫着地下室,就算是吃饭上厕所都是一个人一个人的去。;

   而且因为白泽少会日语的缘故,他在和一楼的一些人闲聊的时候了解到,武藤英男每三天都会单独去一次地下室,检查译码本的安。;

   虽然没有进的去地下室,但是这些东西对于白泽少来说,收获还是很大的。;

   第二天。;

   白泽少依旧很早就起床了,然后早早的等着武藤英男,然后继续准备给武藤英男拎包。;

   这次武藤英男到没有拒绝,直接将包扔给了白泽少,而白泽少拿到包以后,却是一脸的喜悦,因为他又将窃听器放置在了武藤英男的包上。;

   拿着武藤英男的包,白泽少心里也是多了几分好奇,这个包里面到底有什么,为什么武藤英男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

   但是毫无疑问,里面的东西绝对非常的重要,否则武藤英男不会随身携带的。;

   不过尽管好奇,但是白泽少却没有动手的打算,因为他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拿到译码本。;

   接下来的时间里面,白泽少也是再次恢复了之前的生活规律,每天在娱乐城里面溜一圈,然后就会去小楼里面和一楼的那些日本人闲聊。;

   剩下的时间则是监听武藤英男,只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收获。;

   这一天。;

   白泽少一如以往的监听武藤英男,却是听到了一个好消息,日本本土商会代表即将来北平,武藤英男将负责接待。;

   商会代表的事情,白泽少早前在小泉一郎动手除掉武藤英男的时候,就是用的这个借口。;

   现在这批代表终于来了,武藤英男当然要负责接待了,而且还要在明天晚上举办酒会,用来迎接这批人的到来。;

   这让白泽少看到了机会。;

   因为酒会的召开是需要武藤英男操办的,同时小楼里面的这些日本人届时也将出席酒会。;

   那么,到时候小楼里面的守卫也会变得放松,而这也是白泽少目前能够把握到的最佳机会。;

   第二天下午。;

   白泽少接到了武藤英男的命令,让他接待这批商会代表,同时做好酒会的安保工作。;

   对此,白泽少倒也欣然接受了,其实所谓的接待也不过是让他在门口负责迎接那批商会代表。;

   至于说安保问题,更是用不着白泽少操心,因为日本人比他用心的多了。;

   而且今晚的酒会,几乎都是日本人,就算有一两个中国人,也都是有权有势的。;

   白泽少在里面纯粹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时角色了。;

   晚上八点左右。;

   酒会正式开始了,武藤英男依旧一身得体的西服,出现在了酒会的现场。;

   ;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