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且归队!”朱由校手一挥那些士卒都回到了先前的站位。

   曹变蛟也站在了朱由校的身前,只不过先前他是意气风发觉得一个冲锋就能拿下逆贼,现在他有些情绪低落怀疑人生了。

   朱由校余光撇了他一眼:“年轻人嘛不就是受了点挫折有什么大不了的。“

   “是。”曹变蛟点点头。

   “是啊曹将军,对面的逆贼也绝不是简单之辈,曹将军能以一敌十已经是很不得了了,不过是一点小小的挫折罢了,其实无需在意的。”一直在一旁观察的孙传庭也出来安慰安慰曹变蛟。

   不过他说的话倒是真心的,陛下说的好年轻人谁不得受些挫折,一次两次的失败并不算什么,况且这样不算是失败嘛,顶多算是没有成功罢了。

   在两人的劝说下曹变蛟深吸一口气,对着朱由校和孙传庭一个抱拳:“谢陛下谢孙大人。”

   孙传庭顿时点点头孺子可教也。

   朱由校满脸的诧异:“小曹你谢朕做什么,朕的意思是这个挫折你以后受着受着就习惯了,现在才哪到哪啊。”

   曹变蛟顿时要不自己也投靠逆贼算了。

   此时城头上圣师还在叫嚣着,甚是还专门安排了十几个嗓门大的在那里谩骂。

   但是朱由校并不在意,就这点骂人的词汇算个团团啊。

   紫色.浪漫冷色调的诱惑

   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个什么没有胆子好像一个娘们,什么生孩子没菊花的。

   这都是小意思了好嘛,祖安毕业的朱由校起码可以骂上三天不带重样的你信不信。

   不过孙传庭是看不下去了,好歹他也是大明的臣子,怎么可以忍受这逆贼如此的辱骂我大明皇帝,于是他决定在这个关键的档口表现一下自己的能力。

   不管怎么说陛下不远千里的把他给请过来,这就是说明陛下是认为他是有能力的,但是现在能力只是在陛下的想象中,实际的不拿出点来怎么可以。

   当今陛下是有志成为明君的皇帝,自己也有志成为辅佐明君的贤臣,如此该他拿出点手段来了,这样陛下才有心把更多的事情交给自己去办。

   “陛下此物不简单啊。”孙传庭手指着那个金刚力士说道。

   “哦?有何不简单?”朱由校也觉得很奇特,你还别说老祖宗的东西可真是不简单啊,这么奇奇怪怪的东西竟然能挡得住枪械,虽然这个小砸炮是不怎么样,但是不管这么说这也是真抢啊。

   “陛下有所不知,若是微臣没有看错的话,此物乃是铜丝藤甲。”孙传庭有些卖关子的说道。

   “啥?”朱由校满头雾水,从未听过这个名词啊?

   “就是一种名为丝藤的东西和铜丝一起编织而成的,此甲成型之后刀枪不入,尤其是刀砍几乎砍不进去。”孙传庭看着那个金刚力士评头论足道。

   “刀枪不入?有这么厉害?真好像在三国之中看过,诸葛孔明手南蛮的时候就遇见过,所谓这个藤甲刀枪不入,遇水即浮十分坚韧就是怕火攻而已。”朱由校回忆道。

   只是孙传庭摇了摇头:”陛下,这三国不过是个话本,真的有没有这个藤甲微臣不可知,但是依着那个话本所言此铜丝藤甲威力要远胜与那个藤甲啊。“

   “这么牛厉害的吗?”朱由校有些不行了。

   “话本所言藤甲怕火,但是这个铜丝藤甲却没有那么畏惧火,起码一般的火灼烧好一会才能点燃很是厉害。”

   “嘶不过微臣有些奇怪的是这个铜丝藤甲打造极为艰难,这个铜丝难造就不说了,这个藤丝才是最难得的,传说这个藤丝乃是一种叫乌铁藤的东西所制,这个乌铁藤十年方可成才,然后用一种特制的油浸泡一年之后再阴干一年,如此反复三十年方可变得坚韧无比刀剑难伤。”

   “微臣觉得这些逆贼不应该有此物才是,看来弥勒教这些年可没闲着啊。”孙传庭有些感慨的说道。

   “这么厉害的吗?”朱由校觉得古人的智慧真的不可小觑啊,这玩意都能搞得出来,看那性能不比防刺服差啊,甚至还要更好,因为朱由校看到天诛军的士卒被砍的时候都是疼的龇牙咧嘴的,可是逆贼却一点眉头都没皱起一下。

   回来再一看防刺服已经开始破损了,里面的金属丝都被斩断了不少。

   可是人家的铜丝藤甲却连一点印子都没有,简直就是厉害啊。

   “不过!此物虽然厉害可是实在难得,但是微臣还是有破解之法的。”孙传庭摸了摸胡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他余光看着朱由校,意思是陛下快点来求我啊,快快,你只要求我,我马上就把办法告诉你啊。

   没错现在该是他的装逼时间了,如此可得要在陛下面前好好的表现一二。

   这么难搞的东西我搞定了,这没亏待了您的知遇之恩吧。

   此时孙传庭挺直了腰杆,还是缺点什么,要是有一只鹅毛扇就好了,如此自己赛诸葛的气派可不就出来了吗。

   不过朱由校却根本没有看到孙传庭在那里请求装逼,他已经想好了怎么对付那个金刚力士的办法。

   孙传庭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华丽丽的无视掉了。

   此时城头上还在骂着。

   圣师看着下面觉得胜利的天平已经完的倒向了自己,凭借着这一千金刚力士他便可以横扫天下!

   “啊哈哈哈哈!”

   “无知小儿!还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吧!”

   “啊哈哈哈哈!”

   朱由校看了一眼圣师,微微的摇摇头,觉得这位圣师还是经历的社会苦难太少了。

   “小曹还愣着做什么上喷子大队!”

   看着那个城头上得意的没边了的圣师,朱由校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瞧把你给能的,等会就让你尝尝什么叫悲惨事实。

   随着曹变蛟的指挥旗挥舞,只见一队千人的队伍手持喷子列队准备作战。

   圣师在城头上看到了那些手持喷子的明军士卒有些想笑,区区火器又能如何,他又不是没试过明军的火铳,根本对他的金刚力士没有一点伤害。

   他现在很想看看当明军开火之后发现一点用处都没有,根本不破防,然后被他的金刚力士屠杀的时候那种无望的眼神,会不会很有趣啊。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