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大家小年快乐!)

   虽说任强知道这些电台的大概开机时间,不过等到下午五点多的时候,他们也只是查了四个电台而已。

   还剩下三个没有查,不过耗得时间虽然长,但是并没有人表现出不耐烦来。

   因为,这大半天的时间,每个人的兜里面都变得鼓鼓囊囊的,这都是打秋风打来的。

   有钱可以拿,当然就有耐心了,甚至许多人恨不得多查几个点。

   阳光杂货铺。

   高飞的脸色很不好看,这一整天的时间,特务处的监测车都在颐和路上不停的转悠。

   虽然不清楚特务处在检查些什么,可是为了避免被特务处的人发现什么,高飞也是停止了启动电台。

   “去把田耀鹏叫来”高飞对着吩咐道。

   很快田耀鹏就来了,有些疑惑的问道:“阁下,你真是的是太着急了,我还没有联系我的人,你要的情报我还没有拿到”

   “我叫你来,不是问你情报的事情”高飞顿了一下:“今天特务处的监测车一直在附近转悠,你知道吧”

   “我不知道,不过他们怎么会出现这里,难不成是你们漏出什么马脚,被特务处的人盯上了”田耀鹏心里一震,问道。

   空气刘海长发清纯美女近距离写照

   “不会,如果真的抓到蛛丝马迹,凭借特务处那霸道的行事风格,宁肯错过也不放过的脾性,早就上门了”高飞很是肯定的说道。

   “倒也是”田耀鹏点了点头。

   “我叫你来,是想问你特务处电讯科的侦测设备,你了解不”高飞很是关心的说道。

   “了解一些,不过这些设备很容易骗过的,只要你不断的变换发报地点,时间不是太长就没事的”田耀鹏随意的说道。

   “这就好,我还真的怕他们依着电台找上门来,不过以防万一,最近这一段时间还是保持无线电静默好点”高飞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只是,两人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的电讯科已经装备了新的监测设备。

   无论是监测距离,还是反应时间,都大大的增强了。

   外面,天已经变黑了。

   白泽少看了一眼依旧忙碌的任强,对着秦帅道:“老秦,看来今晚要加班了”

   “加班就加班吧,对于我们来说不是很正常”秦帅叼着根烟,靠在车椅上,懒散的说道。

   “也是,对了,这些钱拿去,你让人到得意楼给弟兄们做点好吃的”白泽少说着将今天打秋风得来的炒票,都递到了秦帅的手里。

   “也就你小子富得流油,拿钱不当回事”秦帅没有拒绝,直接收了起来,调侃了一句。

   “滚蛋,你以为老子是富二代,我不过是做点小生意”白泽少笑骂道。

   “得了,不说了,说不过你,不过要不买点酒,暖和一下身子也好”秦帅很是意动的说道。

   “别喝酒,万一今晚有事,耽误了任务,到时候咱们可就要倒霉了,这样吧,剩下的钱,你让人买成烟,给弟兄们分了”白泽少念头一转,嘱咐道。

   “行吧,按你的来”秦帅也不在坚持。

   夜深人静。

   大概晚上十一点左右的时候,白泽少他们终于将发现的电台都查过了。

   不过有一个电台却始终没有开机,而这个电台就是特务处之前就发现的电台,只是碍于技术的问题,一直不能确定位置。

   “小白,你说最后一个电台会不会就是,我们要找的日本人的电台”刘小兵看着白泽少问道。

   “多半是了,我们的监测车一直在街面上晃悠,这些日本人不可能没有发现,当然不会开机了”白泽少肯定的说道。

   “那我们今天忙碌了一天,岂不是白忙了”刘小兵有些泄气的说道。

   “怎么会白忙,起码这个原本应当活动的电台,现在却没有开机,证明我们的侦测方向是没错的”白泽少笑着说道。

   其实,白泽少还有一些话没有说,那就是通过日本人与齐正义的通话记录,还有聊天的侦测结果。

   现在的他差不多可以确定,日本人老巢就在颐和中路,只是具体的位置就不能确定了。

   “现在怎么办?”

   所有人下意识的看向了白泽少,等待着他拿主意。

   “能怎么办,回家呗,反正时间也不早了,各回各家”白泽少笑着说道。

   “小白现在可不是开玩笑,刷幽默的时候”刘小兵提醒道:“明天可就是上头给我们的最后期限了,可是现在我们还没有太大的突破,我们中,就属你小子鬼点子多,还是赶紧想想办法吧”

   “我没有开玩笑,回吧”白泽少很是认真的说道。

   “小白,你说真的?”刘小兵明显的不相信。

   “当然是真的了,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今晚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有大行动”白泽少很是认真的说道。

   “大行动?我就说你小子有办法,快说说到底是什么大行动”刘小兵好奇的问道。

   其他人同样好奇的看着白泽少,都想知道都这个时候了,白泽少还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解开目前的困局。

   “大搜捕”迎着众人好奇的视线,白泽少轻轻的吐出三个字。

   “你疯了,要真的可以大搜捕的话,我们又何必出动侦测车,耗时间不说,还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这里面的原因你又不是不知道”刘小兵第一个出声道。

   “我当然知道大搜捕意味着什么,毕竟颐和路可是山宁主干道,这里有许多商铺和政府要员都有关系,要不就是军界大佬的亲属,不过我也不傻”白泽少轻笑了一声,淡淡的说道。

   “什么意思”刘小兵下意识的问道。

   “我只是搜捕颐和中路的商铺,并不是部搜索”白泽少解释道。

   “可就算如此,其中的困难也可想而知”刘小兵接口说道。

   “那又如何?还真的当我们特务处好欺负,到时候谁要是阻拦我们办事,直接扣一顶通共的帽子,实在不行就说勾结日本人,到时候国仇民怨,我看哪个敢跳出来阻拦”白泽少满是冷意的说道。

   斯!

   包括刘小兵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白泽少会这么狠。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