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张汉超的问话,瞿颖很是自然的说道:“回家”

   “回家?”张汉超愣了一下,然后问道:“瞿老板也住在这个胡同里面?”

   “对啊,最里面的202就是我家”瞿颖直接说道。

   “哈哈,没有想到我们还是邻居,真的是缘分,这样今天晚上我在食再来请瞿老板和你丈夫一起吃顿饭如何?”

   “不用了,大家既然是邻居,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瞿颖拒绝道。

   “要,必须要,就当是我给食再来捧场了”张汉超有些强势的说道。

   “那好吧,对了,张队长你刚才说的反抗分子?”

   “瞿老板放心吧,那人受伤了,如今消失在了这一片区域,应该是被人救走了,已经没事了”张汉超笑着说道。

   “那就好,那我先回家了”

   “请”张汉超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同时闪身露出了后面的胡同通道。

   “谢谢了”瞿颖很快就返回了202。

   看着瞿颖消失的身影,之前被张汉超打了耳光的家伙,嘟囔了一声:“队长,左右不过是一个生意人用得着怕她?”

   清纯女孩首次出海从容淡然写真

   “你知道什么”张汉超白了一眼自己的手下,冷声道:“都给我记住了,以后不允许招惹那人,还有食再来”

   “是”

   众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应承了下来。

   安康胡同202。

   瞿颖回到小院里面以后,就来到了白泽少的身边道:“没有打听出他们具体的行动内容,只知道他们在追捕猴子”

   “不过他们应该不知道猴子的身份”

   “这就好”白泽少松了一口气。

   “对了,这个张汉超今天晚上要请你我吃饭,地点就在食再来”瞿颖忽然说道。

   “你答应下来了?”

   “恩”

   “那我们今晚就去赴宴好了,甚至可以给这个张汉超一些饭店的干股”白泽少若有所思的说道。

   “没有必要吧,他不过是侦缉队的一个小队长罢了,那天开业来的很多人,哪个不比他官大”瞿颖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说的没错,而且他请我们吃饭,我想也是因为那些人”白泽少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还那么做?给他干股?”瞿颖满是不解的看着白泽少。

   白泽少苦笑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了?干嘛这样一副表情”瞿颖奇怪的问道。

   “那天开业来捧场的人,只是别人请来的,他们只是给别人面子而已”

   “如今时间还短,大家不知道真相,所以会给我们面子,但是时间久了,我们迟早会露馅”

   当初开业的时候,之所以有那么多权势人物捧场,也是白泽少拜托双生花的。

   就连白泽少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的人来捧场。

   听着白泽少的解释,瞿颖也是明白了过来。

   他们想要安稳的把饭店开下去,就必须尽快的建立自己的关系。

   正所谓靠人不如靠己,所以他们必须和张汉超之类的人搞好关系。

   现在的他们真的是如履薄冰,每走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一旦行差踏错,恐怕将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当然了,如果真的遇到事情,我们还是可以利用一下这些人的”白泽少补充道。

   “哦”瞿颖点了点头:“那今天晚上的请客,你真的要现身?万一他认出你了怎么办?”

   “看情况吧”白泽少沉思了一会以后,给出了一个不确定的答案。

   随即白泽少不在考虑这个问题,再次说道:“猴子的伤势我处理了一下,你在看看”

   “好”

   ………

   情报部。

   关于火车站行动的报告,也是递到了池上樱子手上。

   她看完以后,随手将报告扔给了吉本贞一,然后问道:“你怎么看今天的行动?”

   “可惜接头的双方,一人死了,一人逃了,否则可以获得更多的情报”

   吉本贞一摇了摇头,感慨了一声以后,继续道:“不过倒也可以看出一些东西来,白泽少他们的处境应该不太妙”

   “可是依旧没有把他给逼出来”池上樱子有些遗憾的说道。

   “加紧对于城里面反抗分子的围剿,另外在车站,城门口加派人手,密切注意陌生人的进出”池上樱子吩咐道。

   “是”

   “关于白泽少的悬赏方面,有什么回应吗?”池上樱子关心问道。

   “来的人倒是很多,可是这些人都是来混悬赏的,不过在我杀了几个人以后,倒是少多了”

   “这就好,但是必须要抓紧了”池上樱子有些催促的说道。

   “阁下,你好像有些赶时间?对于这些反抗分子,我们其实没有必要太过急切”吉本贞一好奇的问道。

   “你也发现了”池上樱子沉默了片刻后,稍微解释了一句:“上次的事情,其实上峰给了我处分了,所以我的时间不多了”

   说话的时候,池上樱子也是看了看自己依旧裹着纱布的双臂。

   刘沛儒和白泽少带给她的耻辱,到了现在依旧清晰的刻在他的心里面。

   吉本贞一看着池上樱子坚定的面孔,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本来他还以为上峰没有处罚池上樱子,但是现在看来,或许对于池上樱子的处罚比他想象的还要重。

   “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我必须尽快的铲除掉白泽少他们”池上樱子幽幽的声音在吉本贞一的耳边响起。

   “我会尽力协助阁下铲除这些反抗分子的”吉本贞一一脸坚定的说道。

   池上樱子轻轻的点了点头,心里面则是说了一声谢谢。

   时间缓缓的流逝,很快就到了下午七点多了。

   瞿颖身穿一身得体的衣服,准备出发前往食再来,去赴张汉超的饭局。

   不过在离开的时候,却是来到了白泽少的房间。

   “你决定去了?”看着白泽少在给自己做伪装,瞿颖也是有些意外的问道。

   “恩,去看看也好”白泽少一边伪装面孔,一边说道。

   片刻后。

   伪装好自己的白泽少对着瞿颖道:“怎么样,看不出原来的面孔了吧”

   “还不错,看来你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啊”瞿颖啧啧称赞道。

   “是老师教的好”

   说话的时候白泽少也是想起了地狱训练营的那段时间。

   深吸了一口气,整理好思绪,白泽少对着瞿颖道:“走吧”

adm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