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结的沼泽寒气滚滚,冰土之上,张天流长发飘逸如烟,蔑视的目光落在一道缓缓升起的人影上。

   修士从冰土上挣脱出来,呼出一口寒气道:“你知道的不少!”

   “不,我知道的不多,单纯是你的话存在太多bug,我只是把这些漏洞抖出来提出疑问,我知道什么了?”

   修士看了一眼小白,冷笑道:“你无视三界沉沦,生灵灭亡,也不在乎外面的队友,是你根本不相信我的话才觉得有疑问,如果你信我你就不会这样想,你会成为三界救世主,或求我帮助你救你的队友,否则你就是可悲的无心之人!在你眼里没有情义可言,我说的对吗?”

   “他在离间。”张天流笑看小白。

   不等小白开口,修士道:“没错,我是在离间,但也是在陈诉事实,你们征天之人,最忌讳的就是背叛,现在有三位被困在外面,或许都已经死了,你们却心安理得的待在这里,由此证明你们的路到此为止!”

   “知道得不少啊。”张天流苦笑。

   “我还知道跟多,像你们这样的人我们遇到太多,所做一切不过是为了闯天关,知其目的便知你们是征天之人,你们这些人有为自己,也有为苍生,但我看不出你为什么!”

   “苍生啊,我可是发下天下太平之宏愿!如有虚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你要信不过再教教我真正的誓言我来发发。”

   修士无语。

   这什么人啊?

   自己从各方面言语试探,他都不起波澜,反而让自己不知不觉透露的更多情报。

   白衬衣清纯女孩居家梦幻生活照

   每次恢复理智,他几句话后又忍不住往外吐,再说下来,自己非干了不可。

   小白有些不耐烦道:“行了,别打花腔,我俩只是打酱油的,厉害的是那三个,五重天之下没人能伤害他们,你诈骗也要讲点理,漏洞太多没人信的。”

   修士皱眉!

   这行人中最厉害的居然不是雾里散人?

   “他已经没什么价值了。”张天流说完突然摇头道:“不对,还有一点价值。”

   “你想干什么?”修士退后一步。

   “观土镜,借我一用我不杀你。”

   修士一愣,不解道:“你借此物作甚?”

   小白笑道:“找涛白骨呗,任务才是首要,交了任务我们就去五重天了,随你们继续打打杀杀,我们不想参与。”

   修士皱着眉把观土镜交出来,张天流拿了就走,开始到处寻找涛白骨。

   修士见他真是来完成任务的,更加懵逼。

   “你们真是征天之人?”

   “你不是知道吗?”小白反而被问懵逼了!这厮刚才口口声声,完肯定似的说他们是征天之人,结果现在闹哪样?

   “我刚才只是诈,征天之人我根本没见过,虽然的确有特为闯天关而来,但谁不是呢?可大多数人闯天关是在家乡活不下去,想去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始,因此闯了又闯,直到找到安身之所,他们不算征天之人,真正的征天是要抵达天涯顶,多少雄心壮志的人闯了几关之后就已饱受风霜,归于红尘,或隐居山野,你们迟早有一天也会变成这样,所有雄心被消磨殆尽,只有让自己的家乡变得更强才能坚持不懈,因为人从来都不是为自己而活,一旦为自己而活路就短了!”

   小白笑嘻嘻道:“希望有朝一日你们能让九霄登顶。”

   “晚了!我们进入玉庭的时候,已经到了无力回天的地步,那些老家伙只会愚蠢的想脱离天涯掌控,你知道下一次落天要死多少生灵吗!十步存一!”

   小白好奇问:“你在跟我打感情牌吗?”

   修士扫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即使让你们发动这场战争,时间上也不允许了,因为墨羽也在下沉,速度比九霄更快,再过百年界口将会消失。”

   “那你做的这一切有是为什么?”小白很是好奇。

   “只是救命稻草,只有主动发动战争才能抢夺气运,墨羽不进攻九霄拿不到气运,这里将堕入二重天,天地大变,会导致灭亡的生灵要比战争更大,只有打,墨羽抢夺九霄气运,而与墨羽相通另一界再抢夺墨羽气运,气运会传递到一界又一界,贯穿所有三重天位面,最终会落到苍龙剑池,而九霄才能从苍龙剑池中抢夺回来,如此为一个循环,只要不停运转下去,才能维持三重天的格局,而即将堕入三重天的九霄也能相安无事的维持在中间。”

   “你还是没放弃打感情牌。”小白揭穿道。

   修士闻言突然暴躁道:“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你们这些人只为自己而活,你们不是天涯人,你们对这里毫无情义,你们闯天关只为你们自己,你们还会顺手牵羊,从我九霄拿走一部分气运到上界,你们能给九霄带来什么?什么都没有,就是因为你们这些人,害得九霄一点点失去气运从六重天堕入四重天,我们只是要求你们做一些事,你们不做也罢,反过来还害我们,因为你们的擅作主张,我们几百人现在能活下来的或许只有我了!”

   小白依旧笑嘻嘻道:“我总算明白皇老爷子的不争之争的道理,不争,得不到理解,更使得有心人误以为我们要得到更多,争,又是无休止的灾难轮回,于是才争不争,但这何其之难,想闯天关要打升天战,打了升天战就要争,如何不为我们而争成为我们每天考虑的事,一路过来,我们是千方百计的帮助他人,帮他们去争,送他人上位,我们功成身退,大概封神榜就是这意思吧,咱们成仙成圣,留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继续争。”

   修士无言以对了。

   他以为小白揭穿他的感情牌,是不知道大义!

   现在看来,何止是不知道,还是完的看不起他们!

   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多说一句都觉得恶心人。

   场面有些尴尬,好在张天流几时回来,把观土镜丢给修士,对小白道:“走吧,闯天关去。”

   小白笑嘻嘻的跳入张天流的符遁中说道:“大前辈我又明白一个道理。”

   张天流点根烟道:“皇老爷子那一套不适合你,听听就行,你要跟他思维一致,你就老了,为了以后你能上大学,谈恋爱,思维上最好离我们这些老头子远点。”

   “呃……这不是让自己变得聪明点吗。”

   “人太聪明不好,再说这跟聪明关系不大,这是人生经验,这玩意多了人就失去活力了,到时候人家妹子求欢时,你会连脱裤子都嫌麻烦,因为你会想到啪完还要洗,洗了就要换衣服,换衣服还要洗衣服、晒衣服,说不定在家里还要弄床单,万一怀上了还有一大堆的麻烦,会看到自己操劳的后半生,可只想安安静静的喝喝茶,看看报纸的你,这裤子很难脱。”

admin 未分类